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A04-A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吴宁“追星少年”愿做北极星照亮他人天文梦北京男孩李远热爱天文学,计划未来潜心科研工作,并投身教育事业,成为别人“追星”途中的引路人8月12日晚间,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李远走出蒙古包,沐浴在英仙座流星雨下,心潮澎湃。为这一场“空中焰火”,他特意从北京赶来。屏息抬头,银河清朗。无数颗流星划过星空,他睁大双眼,静赏着大自然摄人心魄的瑰丽。几个月前,他还在太平洋彼岸。2月14日,美国西部时间凌晨3时许,李远在闹铃声中摸黑起身,洗了把冷水脸,驱赶走困意。一万公里外,国内的一群中学生正在电脑前守着。作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护航计划”的海外学长,李远即将为他们直播科普一堂天文公益课。北京男孩李远是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校区创意研究学院物理专业的大一学生,“观星”经历始于5岁。曾在全国中学生天文奥林匹克竞赛、第12届亚太地区天文奥林匹克竞赛中折桂。高中时两次下乡支教,为当地初中生讲解天文知识。

    他直言,想从天文爱好者转变成为天体物理研究者,离不开“内在驱动力”,但“引路人”给予他的指引与关怀也很重要。李远憧憬着,行进在探索宇宙的途中,能有幸成为一颗北极星,将自己曾接收到的温柔和善意传递给别人,成为他人追星路上的引路人,照亮并“唤醒”他们的天文梦。“多动儿童”到“天文偏才”3月27日晚间,北京,李远透过隔离酒店房间的玻璃窗望见了昴星团、金星和月亮。刚回国便能目睹“金星合月”,他很激动,赶紧用单反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幕。Pleiades(昴星团)是他的微信名和微博名,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五年级时,他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台天文望远镜。“我记得爸妈带我去郊区观星时,透过望远镜看到的第一个星体就是昴星团。”幼儿园时期的李远极其淘气。其母亲回忆,“经常在沙发上跳个不停,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小学低年级时,李远不喜睡午觉,午休时间他钻到课桌下,在教室的地板上爬来爬去,一会儿戳戳这个同学的小腿、一会儿拍拍那个同学的板凳。除了“坐不住”,他的嘴巴也停不下来,“念叨个不停,我妈和老师都怀疑我有多动症。”于是,李远的母亲带他去了医院,医生称其并非“多动症”,只是过于淘气了些。然而他也有“坐得住”的时刻。幼儿园时期,李远就把《儿童百科全书》系列的天文册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内页纸张皱皱巴巴,有的地方还脱了胶、缺了角。李远的父母发现天文画册有让儿子静下来的魔力,“有时候他可以拿着书看一下午不发出任何动静。”“你知道木星有几颗卫星吗?”“你知道恒星是怎么从生到死的吗?”“太阳系里的哪些行星上可能会有生命?”自打沉迷天文后,李远时常为父母科普、讲述他从画册里学来的天文基础知识。那一年他5岁,父母送给他一个小型的地平式望远镜,他常常趁天气好的时候架起来看月亮。小学三年级起,李远拥有了更多的科普听众。李远回忆,时任班主任并未对他的“多动”行为“另眼相看”,反而特别重视他的天文特长,“每周一次的‘十分钟队会’便由我承包了,给大家分享天文知识。大家都特别感兴趣,每次讲完我也觉得意犹未尽。”小学六年级时,李远在就读的呼家楼中心小学创立了天文社,“30多个社员,大家基本上都是纯粹喜欢看星星、看月亮,虽然不是专业研究,但能带动他们对天文的兴趣,就很欣慰。”除了在班上科普,李远开始参加各类天文比赛。六年级时以小学生的身份参加全国中学生天文奥赛,“击败”了一众中学生,将二等奖收入囊中。2013年,他作为天文特长生入读北京四中初中部。初三时,他参加全国中学生天文奥林匹克竞赛获一等奖,并作为国家队代表征战韩国光州,在第12届亚太地区天文奥林匹克竞赛中,取得个人最佳成绩奖并再次“摘金”。“引路人”李远说,研究天文主要是满足探索未知的好奇心,而他一直在追星。“美国黄石公园、甘肃敦煌、西藏日喀则的星空是我见过最美的,下一站特别想去西藏阿里暗夜保护区。”于李远而言,追星路上,他的第一个“引路人”是他的父母,“不打压我的天性,亦不拔苗助长,因势利导。还经常抽出时间,陪我到郊外观星。”第二个“引路人”是上述小学时期的班主任,“包容我的调皮,用爱栽培我,给我机会分享我挚爱的天文知识。”第三个“引路人”则是北京天文馆前馆长朱进老师。2011年12月10日晚间,“月全食”现象上演,北京天文馆前的广场上,一个男孩调试天文望远镜时的专业动作引起了朱进的注意。这个男孩就是李远。自此,10岁的李远和46岁的朱进因天文成为“忘年之交”。朱进曾在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后改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工作,自1994年起主持北京施密特CCD小行星研究项目。“截至2001年,朱老师和他的团队共发现获国际小行星中心暂定编号的小行星2728颗,其中有1214颗获得永久编号和命名权。”2002年,朱进调任北京天文馆馆长,逐渐将工作重心转至科普。在李远的印象中,朱进身材魁梧,十分平易近人,李远有问题时常常请教他。这个“大叔叔”经常背着双肩包、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城市、郊区之间。小学六年级,李远邀请朱进去学校天文社的开幕仪式,“他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在朱老师眼中,天文学最适合科普,不枯燥、容易激发大家的兴趣。我也想像朱进老师那样,致力于科普。”梦想需要被“唤醒”高二暑假,李远和其他同学前往河北乡村某初中支教,他不讲三角函数或是英语语法,而是为学生普及天文知识。仲夏的夜晚,72名学生跟随着李远在学校操场上看星星。“那是什么?”一个男孩指着南方天空中的一个亮点。“是木星。”李远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了好奇。“我告诉他们,星星和太阳一样,也是东升西落。”当用望远镜放大部分区域的天空时,恒星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五颜六色的星云、星团亦开始显现。李远说,学生的眼中闪烁着欣喜和兴奋,当他看到他们脸上绽放出的笑颜时,他确信,天文学的魅力已经感染到这些学生。“为他们介绍美丽的星空时,我希望能为他们打开一扇大门。”李远期许,通过观星,他们能更加了解自然、了解宇宙以及自己,“自由、勇敢地追求心中所想,遇到挫折时能够更加谦卑、大度。”对李远来说,天文学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我获得一种‘宇宙’的思维方式,把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当我对宇宙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时,我被它的浩瀚所吸引。我了解到大自然的威严和人类的局限性。我们是多么渺小,但渺小并不意味着自卑。因为渺小的我们,却能了解到这近乎无穷的宇宙。”离别的那天上午,李远的学生格外安静,“他们平时还很吵闹,但走之前,所有人都在无声无息地注视着我、流着泪。”李远感觉到,是这份寂静在挽留他。于是,高三毕业后的暑假,李远再次去往这所学校支教5天。“天文学一直是我生命中的北极星,不只让我得以目睹宇宙的壮丽图景,还滋养了我的身心,引导我渡过难关。透过天空,我更加了解自己和周遭世界。”李远说,也许天文亦能给这些孩子带来慰藉与快乐。“没有卑微的梦想,每个人都有仰望星空的权利。”未来,李远设想读博后,一边潜心“超新星”的科研工作,一边投身教育事业。“深受启发的我,想将自己接收到的善意和能量输出,也能成为别人追星途中的引路人,‘唤醒’他们的天文梦。”新京报记者吴淋姝冬奥场馆智能建造技术将集体亮相服贸会展示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成果及其服务能力;“水立方”20天变身“冰立方”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以下简称“服贸会”)将于9月在京开幕。由北京市住建委主办的建筑服务专题,将围绕建筑业高质量发展要求,展示BIM、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集成与创新应用成果及其服务能力。过去“出大力、流大汗”的工地现场,在现代信息技术支撑下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建造”正实现向“智造”飞跃。8月15日,记者探访国家游泳中心、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国家速滑馆工程看到,在这些正在建设的冬奥工程、北京市重点工程项目中,智能建造成果与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正在让传统的建设工地变得“聪明”起来。据悉,截至目前,已有包括中国建筑、中国铁建、中国中铁、中国建筑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北京城建集团、北京建工集团等70余家企业将在服贸会上亮相。

    水立方BIM技术精准搭建20天变身“冰立方”8月15日,在国家游泳中心场内,“水立方”已经完成了“泳池-冰面转换”的改造,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将作为冰壶项目比赛场地使用。国家游泳中心也将成为世界上首个“双奥场馆”。“水立方”变身“冰立方”的场馆改造仅用时20天完成进行泳池-冰面的相互转换,其中存在难题并不少。钢梁和混凝土预制板都有数字身份建设施工方中建一局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冰立方”项目应用BIM技术,搭建了由2600根薄壁H型钢和1570块轻质混凝土预制板组成的转换结构,为冰场架体的钢梁和混凝土预制板都编辑了数字身份,在转换施工中精准有效地将每个构件复位。冰水转换也需要经过多道复杂工序。将水抽干后,再搭设钢架和支撑板,铺上保温层、防水层,安装可拆装制冰系统,最后输送载冷剂将水面冰化。据介绍,冰壶比赛是所有冰上竞技项目对表层冰要求最高的,冰层厚度80毫米,制冰过程需40-50次,每次制冰厚度控制在2毫米以内,间隔时间4小时,需持续施工7天,制冰期间要保证冰场的湿度在30%,待冰面平整、基础冰形成后再进行冰漆喷涂作业。能源智能管控系统改变传统人工抄表“水立方”需要高温高湿环境,“冰立方”需要低温低湿环境,如何在同一场馆施行分区域温度湿度控制是又一难题。相关负责人表示,项目应用了冰场环境智慧调控平台,将制冰系统、除湿系统、空调系统集成到一起,通过可视化界面对场馆各设备系统自行智慧化调控,保证在同一个比赛大厅内的冰面、冰面上空1.5处、观众席三个区域的温湿度控制分别达到既定要求。在场馆智能化运维方面,项目团队也对“冰立方”应用能源智能管控系统。“我们改变了传统人工抄表方式,对场馆所用的水、电、气、热等自动分项分路计量,对场馆的能耗数据自动采集、统计分析、报告预警、费用计算,对场馆空调、采暖、电梯、照明等建筑能耗及水资源实施分项分区调控。”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也是践行低碳、绿色、可持续的运营理念。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高空滑移施工“拼出”钢屋盖8月15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建设现场,北京建工集团施工人员正在进行室内机电管线安装和防火材料喷涂工作。8月底将实现主体结构封顶。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工程建设用地面积9.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1.9万平方米,是目前北京市在建的最大单体建筑。2022年冬奥会期间,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将承担IBC(国际广播中心)、MPC(主新闻中心)转播功能。钢结构施工引入了无线传输等技术2019年8月1日,国家会议中心二期正式开工,总工期只有31个月,这也是所有冬奥场馆中开工最晚、体量最大、任务最重的项目。据建设施工方北京建工集团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工程总工程师陈硕晖介绍,建设中应用了多项智能建造与新技术。陈硕晖介绍,国家会议中心二期工程总用钢量达12.6万吨的钢结构施工中,就引入了无线传输、云平台、云存储等技术,自主研发监测数据平台,对施工中出现的应力变形等问题实时监测,也可进行数据自动传输、存储和分析,可实现对1.9万平方米无柱大空间载重4.65万吨带混凝土结构安全卸载。屋面滑移监测基于北斗卫星定位系统在总投影面积达2.6万平方米的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钢结构屋盖合龙过程中,项目团队采用“高空滑移技法施工入位”方式,通过数字化的液压顶推系统,将每片钢网壳以每小时4米左右的速度,按照由远及近、双向并进的原则,在52米空中依次安装到位,犹如空中拼积木一样“拼出”一个巨大钢屋盖。据介绍,钢结构屋盖滑移施工,可以有效减少高空作业量,提升项目建设速度。“由于钢结构施工体量超大、结构形式复杂、工期紧、标准高,我们也在建设中运用了三维激光扫描、BIM建模等前沿技术,节材近5000吨,极大地缩短了工期。”此外,陈硕晖表示,基于BIM技术的全过程施工模拟技术、三维激光扫描模拟预拼装技术、基于北斗卫星定位系统的屋面滑移监测平台等,也都是国家会议中心二期钢结构施工的技术亮点。国家速滑馆全冰面制冰系统上线打造“最快的冰”有“冰丝带”之称的国家速滑馆是2022年冬奥会速度滑冰项目的比赛场馆,也是北京冬奥会标志性场馆。其主场馆建筑面积约8万平方米,高度33.8米,能容纳12000名观众。8月15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国家速滑馆正在进行机电管线和屋面安装冲刺,31条镜面吸声膜张拉将覆盖住国家速滑馆的索网屋面,与馆内晶莹剔透的全冰面相呼应。整个400米冰道冰面温度误差不超过1℃“冰丝带”的设计亮点多、建设难度也大。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单层双向正交马鞍形索网屋面,1.2万平方米的亚洲最大冰面,3360块玻璃拼接出的天坛形曲面幕墙。北京城建集团国家速滑馆工程现场项目部经理张怡介绍说,“冰丝带”采用全冰面设计,奥运赛时速度滑冰赛道设置为标准400米长赛道,“相当于将整个鸟巢地面搬进了速滑馆”。弯道的内道边缘半径为26米,直道长度为110.43米,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近似田径场大小,是亚洲冰面最大的速滑馆。为打造国家速滑馆“最快的冰”(即冰面-11℃到-6℃;冰面1.5米高度13℃-15℃),北京城建集团研发了多功能全冰面制冰系统、室内环境控制和综合节能等关键技术,能精确控制冰面温度、厚度和稳定性等,整个400米冰道冰面温度误差不超过1℃。首创复杂张力结构综合形态分析方法此外,国家速滑馆拥有世界最大跨度正交双向单层马鞍形索网屋顶。建设团队研发首创了复杂张力结构综合形态分析方法,获得了受力最佳、经济最优、形态最美的双曲面结构造型。“这种索网结构也更符合绿色办奥的要求,用钢量约为传统屋顶的四分之一,工厂定制,现场装配,施工简便。”在建造过程中,信息化技术与装配式建造相结合,通过计算机系统模拟建造过程用大数据指导实践,实现了像造汽车一样建奥运场馆。据悉,这些应用在现代化体育场馆的智能技术,也将与其他工程建设综合技术一同亮相2020年服贸会。新京报记者吴娇颖

    新华社首尔8月15日电(记者陆睿耿学鹏)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15日通报,当地时间14日零时至15日零时,韩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66例。这是3月底以来韩国首次连续两天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00例。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发布的消息,14日韩国新增本土感染病例155例,其中145例来自首尔、京畿道等首都圈地区,境外输入11例。以首都圈为中心的聚集性感染层出不穷,且呈现持续扩散的趋势。

    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朴凌厚在记者会上宣布,根据当天举行的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结果,政府决定从16日起将首尔市和京畿道地区的保持社交距离级别提升至第二阶段,暂定为期两周。

    朴凌厚表示,政府将网吧追加列为高危场所,要求所有网吧自19日起采取强制防疫措施,同时建议民众减少不必要的外出聚会。如两周后情况继续恶化,政府或将采取关闭高危场所的措施。

    韩国政府6月底发布关于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三个阶段及其防疫对策,第二阶段是禁止室内50人、室外100人以上的聚集性活动,暂停开放公共设施及高危场所。

    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的最新统计,截至15日零时,韩国新冠累计确诊病例15039例,累计死亡305例,累计治愈13901例。

    韩国对日本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深表失望和忧虑

    新华社首尔8月15日电(记者陆睿耿学鹏)韩国外交部15日在其官网发表评论,就日本内阁成员当天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深表失望和忧虑。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