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但最终钱仁风仍仅获122万余元(5051天×242.30元/天)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

    之后,在多起冤案国赔申请中,多位代理律师都根据“冤狱24小时”理论,提出高额的赔偿申请,但最终都未获支持。刘忠林案、金哲红案国家赔偿代理律师屈振红,廖海军案、吴春红案国家赔偿代理律师李长青,金哲红、欧阳佳案国家赔偿代理律师袭祥栋均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完全支持“冤狱24小时”的观点,且还应该根据节假日、休息日等具体细化赔偿规则。

    “坐牢比一天工作8小时压力更大,因为自由受限,内心是不可能快乐的。所以按上年度职工日工资2-4倍赔偿或许更合理。”屈振红说。

    “廖海军案我是按日工资三倍要求的,办吴春红案时,我研究国家赔偿法又发现了新的依据,提出了按日工资五倍赔偿。”李长青说,“自由是无价的。根据国家赔偿法三十四条,造成身体伤害的误工赔偿,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五倍,坐牢的损失难道比不过误工?举重以明轻,坐牢至少要5倍工资。”

    吴春红的国家赔偿决定书。本文图片来源:除标注外均受访者供图

    然而,8月6日,吴春红收到了河南高院的最终赔偿决定,总计赔偿262万余元,仍然只有两项,人身自由赔偿金194万余元(5611天X346.75元/天)和精神损害抚慰金68万元。

    2020年6月2日,李长青律师(右)和吴春红在河南高院交完国家赔偿申请书后道别。

    被驳回的“刑讯逼供”赔偿

    在多位国赔代理律师看来,人身自由赔偿金是“死的,肯定有的”,尽管他们提出了倍数赔偿,但法院最终只会按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乘以失去自由天数,给出一个相对固定的数额。而另一项涉及刑讯逼供造成身体伤害的赔偿请求,成为多数冤案当事人索赔的巨大“缺口”。

    2020年8月5日,张玉环在老宅门口。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图

    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王飞说,基本上冤假错案都是通过刑讯逼供所获得口供而定案。平反者曾因刑讯逼供受到的身体损害,应否获得国家赔偿?

    《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了侵害公民生命健康权的计算规定。该项赔偿一共分三种情形,一、造成身体伤害,二、部分或全部丧失劳动能力,三、死亡。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