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破碎人生,何以“抚慰”?

    除了刑讯逼供导致的伤害没法确认、未获国家赔偿外,李锦莲申请赔偿历年申诉实际支出50万元,也未获支持。

    实际上,这类如羁押期间身体健康受损,申冤费用、家庭生活补助、亲人死亡等索赔理由,在冤案国赔中也几乎都被驳回。

    在袭祥栋看来,这其实是非常不合理的。“这些年在赔偿项目上,一直是人身自由和精神赔偿两项,没有扩大。但冤狱给当事人造成的身体伤害都很大。比如念斌,他出来后到处做手术,治病把钱都花掉了。同时,蒙冤者的维权成本很高,虽然前期有律师援助,但为了申冤很多家庭都搞得倾家荡产。”

    李长青也认为,国家赔偿的项目应该扩大。“比如宋小女,且不说这些年她为丈夫申冤所费心血,作为张玉环前妻,如果不是丈夫被冤坐牢,她会改嫁吗?一个人的冤狱,影响的是一个家庭的际遇。但法律并未考虑她的损失。”

    两次促成国内冤案国家赔偿最高额纪录的律师屈振红告诉澎湃新闻,基于目前国家赔偿法的硬性规定,以及现实存在的冤案追责困境,如何最大限度的弥补给当事人损失,“重任”落在了《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即精神损害抚慰金。

    该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这项2010年修正《国家赔偿法》增设的制度,给国内冤案赔偿曾带来巨大振奋。2010年,被关押4019天的赵作海,获得国家赔偿及生活补贴65万元。而三年之后,被关押3596天的张氏叔侄,每人获得110万余元国家赔偿。这中间的主要差异,即是开设了精神损害抚慰金制度。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在2010~2013年间的冤案国赔中,不少国家赔偿机关,对于“什么情形构成严重后果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支付多少合适”,曾有争议。

    但2014年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14号以下简称“14号文”),基本确定了精神损害赔偿的“35%原则”。

    该“14号文”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精神损害事实和严重后果的具体情况;侵权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方式等具体情节;罪名、刑罚的轻重;纠错的环节及过程;赔偿请求人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平均生活水平;赔偿义务机关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其他应当考虑的因素。同时,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