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3、姜惠君收受孙某150万元,其后事没办成退回100万元,受贿数额怎样认定?

    左晨光:我院认为这100万元同样是姜惠君的受贿款项,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姜惠君在主观上具有收受贿赂的故意。在该起犯罪事实中,姜惠君在2005年5月受到孙某的请托,于2005年9月以银行转账及现金方式先后收受孙某150万元,并将其中的部分钱款用于购买房产,直到2014年11月,因孙某的请托事项未办成,在孙某的多次要求下,姜惠君通过向他人借款才将100万元退还给了孙某。通过上述事实的分析不难看出,姜惠君在接受孙某请托并收受孙某150万元时,主观上是具有受贿故意的。

    其次,客观上,姜惠君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孙某谋取利益的行为。本案中,姜惠君是在任克什克腾旗人民政府副旗长(分管工业)期间,受到孙某的请托办理铀矿探矿权的相关事宜,后姜惠君利用其分管工业副旗长的身份与相关单位进行了协调,并帮助孙某与相关单位签订了《转让开发协议书》,因此姜惠君已经利用了其职务便利实施为孙某谋取利益的行为,只是因其他原因最终未将孙某请托事项办成。

    再次,姜惠君的该节受贿事实不适用“两高”《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该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贿。”基于上述规定,实践中有人认为收受他人财物只要在案发前退还就不能认定为受贿。我们认为此处的“及时”不是一个单纯的时间概念,而是为了表明行为人主观上没有受贿的故意。只有行为人在不具有受贿故意的情形下,退还或者上交财物,才不是受贿。而本案中,如前所述,首先姜惠君在收受孙某财物的时候,就有明确的受贿故意,其后因为事情没办成孙某向其索要贿赂款,才予以部分退回;再者,受贿与退贿时间跨度长达九年。因此,该节事实不能适用《意见》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

    综上,姜惠君于2005年5月接受孙某请托为其谋利,并于2005年9月收受孙某150万元,至此受贿行为已经既遂,至于2014年11月在孙某的要求下退回100万元,并不影响犯罪构成,只能作为犯罪情节予以考量。

    4、姜惠君经办案人员打电话后,到监委接受谈话并如实供述涉嫌受贿犯罪的事实,是否构成自首?量刑时考虑了哪些因素?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