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对此,江西高院没有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复议后,亦未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李锦莲诉称其因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遭受身体伤害,即应向公安机关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江西高院作为再审改判无罪的审判机关,并非该项请求的赔偿义务机关。

    刘长告诉澎湃新闻,李锦莲的无罪判决并没有认定侦查机关存在刑讯逼供,但辩护人对同监4名在押人所作的调查笔录证实,李锦莲身上有多处伤痕,右耳也被打聋,其中左手伤势较重,他们曾用民间偏方“铁打水”帮其治伤。

    李锦莲的国家赔偿决定

    在该项健康赔偿请求未获江西高院支持后,李锦莲曾于2019年7月9日,向遂川县公安局提起国家赔偿。他称,自己受到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多处受伤,要求赔偿医疗费、康复费、伤残赔偿金等共计200万元。但一个多月后的8月27日,遂川县公安局即驳回李锦莲的国家赔偿申请,称,“我局认为,李锦莲在监视居住和刑事拘留期间,我局侦查人员对其的讯问都是依法进行的,没有对其进行刑讯逼供。”

    湖南省刑法学研究会原副会长、湖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原主任贺小电律师告诉澎湃新闻,《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四款虽规定,“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但是,根据法理,受害人若以此由申请国家赔,又必须先确认其遭受了刑讯逼供,且受伤由侦查人员伤害所致。而这,又涉及侦查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需要另一个独立的刑事诉讼程序,即对涉嫌刑讯逼供者进行立案、侦查、起诉、审判进行确认。

    显然,根据司法现状,要认定司法人员存在刑讯逼供是极为困难的。这就在事实上导致了上述法条权利的空置,受害人难以获得刑讯逼供伤害赔偿。

    贺小电认为,应该修改赔偿规则,一个健康的人,在羁押期间身体明显受损,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鉴定程序后,在国家赔偿决定中一次性认定并赔偿。至于是刑讯逼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造成的不问,只要排除自残自杀或意外等不应由国家赔偿,其余情形都应进行健康损害赔偿。

    破碎人生,何以“抚慰”?

    除了刑讯逼供导致的伤害没法确认、未获国家赔偿外,李锦莲申请赔偿历年申诉实际支出50万元,也未获支持。

    实际上,这类如羁押期间身体健康受损,申冤费用、家庭生活补助、亲人死亡等索赔理由,在冤案国赔中也几乎都被驳回。

    在袭祥栋看来,这其实是非常不合理的。“这些年在赔偿项目上,一直是人身自由和精神赔偿两项,没有扩大。但冤狱给当事人造成的身体伤害都很大。比如念斌,他出来后到处做手术,治病把钱都花掉了。同时,蒙冤者的维权成本很高,虽然前期有律师援助,但为了申冤很多家庭都搞得倾家荡产。”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