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疫情发生后,我在匈牙利的旅游产业收入是零。”“欧来欧去”华人旅行团东欧负责人、旅匈侨胞佟大明告诉本报记者,匈牙利疫情防控一直较为有效,但最近一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持续增长。疫情发生以来,匈牙利全国的旅游业进入完全停滞状态。

    这也是欧洲各国旅游业现状的一个缩影。欧洲旅游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与2019年相比,2020年前往欧洲旅行的数量预计将至少下降54%。考虑到新冠病毒对健康和经济的相互影响,全球旅游经济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欧洲旅游委员会7月初发布的报告指出,今年欧洲旅游业的从业人员中可能有1420万至2950万人面临失业。在欧洲各国从事旅游业的华侨华人,自然也受到严重冲击。

    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徐伟春在希腊投资了一家旅游公司,他的公司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今年希腊旅游业几乎所有公司都是歇业状态,大家一起进入休眠模式。”徐伟春说,华侨华人在希腊从事导游行业的人数众多,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从事旅游业的侨胞不得不做好中长期歇业的准备。

    塔吉克斯坦“丝路青旅”总经理胡峰经营的“丝路青旅”,是唯一一家与中国国内旅行社对接的塔吉克斯坦华人旅行社。如今,塔吉克斯坦的国际旅游全部停止。“我的公司车辆闲置,酒店关闭,员工转行,公司已经做好2021年底之前不再有任何旅游地接业务的计划。”胡峰言语中透露着无奈。

    在阿联酋迪拜做导游的侨胞吴女士,最近也陷入“失业”焦虑。“受疫情影响,阿联酋旅游业和民航、酒店、汽车租赁等相关行业都损失惨重,从业人员大量流失。疫情以来,在阿联酋从事导游相关工作的华侨华人普遍面临没有收入的困境。”吴女士告诉本报记者,她和丈夫此前都在阿联酋做导游,疫情发生后,两人没有了导游收入,在迪拜的高生活成本让他们全家倍感压力。此外,由于旅游全部暂停,迪拜商场的中国销售员大批失业,餐厅工作人员也暂时停工,许多当地旅游公司遭遇关停潮。

    转型转行各谋生路

    在中国旅游社交分享网站“马蜂窝”上,“欧来欧去”账号最近在直播频道活跃起来。“跟着达芬奇密码解读巴黎”“徒步布达佩斯第一大道‘小香街’”“英国的小罗马——温泉圣地巴斯”……每一期直播都选择欧洲某一处旅游胜地,带领观众在异国街头且行且看,一边欣赏异国实地美景,一边聊当地文化风俗。这是疫情期间佟大明和他的同事们尝试的“直播”转型。

    “主要目的就是让国内观众通过直播更加了解欧洲,也让想到欧洲旅行的潜在客户了解‘欧来欧去’。观众对我们更熟悉一些,旅游恢复之后,在选择旅游公司时也更信任我们。”佟大明介绍,目前的直播是纯公益性质,由公司在不同国家分部的员工兼职完成,相关费用由公司承担。尽管目前刚刚起步,但这是公司在直播领域的试水,契合公司扩大影响力和品牌效应的长远规划。

    与在旅游行业探索转型不同,在更多旅游业完全停滞的国家,旅游业从业侨胞开始尝试其他行业。在公司歇业的半年里,胡峰开始忙活一个“意外”项目。2019年底,胡峰收到旅塔华侨朋友送来的一床棉被。“我从小到大没盖过这么舒服的棉被!”胡峰第一次“试用”棉被,就被它的高品质“圈粉”。当时还忙于旅行社相关业务的胡峰,动起了与棉被厂商合作销售的念头。疫情发生后,棉被厂陷入经营危机,一直在塔吉克斯坦的胡峰计划与这位朋友合作,为棉被厂复工复产做好准备工作,一旦防疫等相关条件成熟,就立即开工。“相比旅游业,棉被厂的复工复产相对快速和容易。”胡峰说。

    “能与棉被厂达成合作,得益于多年来在塔吉克斯坦和中国积累的资源和渠道。”胡峰坦言,这家棉被厂采用塔吉克斯坦当地的优质棉花作为原料,引进中国先进的生产设备和技术,从原材料到生产工艺,再到销售渠道,其中许多环节都利用了此前积累的人脉和资源。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