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但另一方面,华泰的造车业务却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华泰的汽车销量一直被业内质疑“水分十足”。从2008年到2011年4月,华泰汽车在公安部的实际上牌数为4.5万辆,而其上报给中汽协的数据高达18.3万辆,两者相差3倍多。在2011年,由于华泰汽车销售数据长期严重作假,中汽协曾一度不接受华泰汽车的上报数据,其销量数字以“0”代替。

    从2018年2月开始,华泰汽车就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涉及人员1000多人。最新公告还显示,目前华泰汽车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达38.92亿元,其中涉及诉讼金额为38.92亿元。

    如今,华泰汽车生产基地所处地块已经是中心城区,对于这一大片湮没在荒草中的华泰厂区用地,当地政府想让华泰汽车搬迁,以期重新利用。然而政企双方却因土地问题对簿公堂。2017年初,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康巴什新区分局将华泰汽车起诉到法院,要求华泰汽车限期移交建筑、土地等不动产,办理资产移交手续。华泰汽车也进行反诉,提出了近33.58亿元的拆迁安置补偿要求,最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以不具备受理条件驳回了双方诉求。

    至今,华泰汽车还在与鄂尔多斯政府就6000亩市中心城区土地的产权纠纷而扯皮。

    在钟师看来,造车新势力急着圈地还有另一份“小九九”:“他们希望乘着项目刚落地的热乎劲,多拿地,以免今后项目发展不好,政府热情不在,再难拿地。”

    对地方政府而言,由于土地审批权限长期缺乏约束,使得土地成为厂商套利变现的砝码。一旦项目“黄了”,地方政府不得不面对的是一个个充满纠纷的土地“烂摊子”。

    政府变“风投”

    2020年,造车新势力们的死亡名单越来越长:曾经在资本簇拥下的博郡汽车因为缺钱倒下了,一同倒下的还有拜腾、知豆、前途……

    “未来有三五家的造车新势力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副会长李金勇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一场行业“洗牌”不可避免。

    崔东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新能源汽车厂商规模小、产业链极其薄弱,而传统燃油车的成本优势是建立在千万台的产量规模基础上,这种差距造成新能源汽车成本居高不下。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