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6号线车站于2012年9月28日建设并投入使用,10号线红土地站于2017年正式开通。”车站工作人员介绍,为方便乘客,尤其帮助腿脚不灵便的乘客更快捷地进出车站,红土地站内还设计了一条“捷径”,那就是直上直下的升降电梯。而电梯井的深度也达到惊人的78.7米,相当于29层楼高,同样“傲视”全国其他地铁站的升降电梯。

    面对如此深的地铁站,乘客们的看法各有不同。

    湖北的王先生第一次来到10号线红土地站,他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越坐到下面越觉得冷飕飕的。”

    家住重庆江北区的于先生说:“每次我从地面坐电梯下来,就感觉像在坐过山车一样,把我头都绕晕了。”

    同样住江北区的彭先生更是幽默地表示:“你问我爱你有多深,就像红土地地铁站这么深。”洪水中漂流还给大佛“打招呼”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昕锋乐山大佛前的江面上,几名游泳爱好者在浮满杂物的洪水中漂流……8月12日,这段视频在网上迅速流传,引发网友广泛热议。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核实发现,视频中漂流的5人为乐山市冬泳协会会员。尽管事后5人均安全上岸,但此事还是引起了乐山市有关方面高度重视。8月12日下午,乐山市体育总会紧急下发通知,要求所有市级体育协会会员洪水期间均不得冒险到江河中漂流、游泳,违者将给予开除处分。

    那视频中的5人会被开除吗?8月13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乐山市冬泳协会获悉,几人的上述行为发生在通知下发前,所以不会将他们开除,但要求今后须遵守规定。事件回放洪水中惊险漂流,还向大佛挥手喊话8月11日至12日,乐山市及三江上游成都、雅安、眉山普降暴雨,局部特大暴雨,导致乐山境内的岷江、大渡河、青衣江水位暴涨,乐山大佛佛脚平台被淹20厘米。据乐山市防汛部门介绍,此次岷江洪水重现期为10年一遇,系乐山境内岷江流域自1995年以来最大洪水。8月12日上午,一段游泳爱好者在乐山大佛前江中漂流的视频在网上迅速传播。视频中,几名游泳爱好者身上绑着浮漂,在乐山三江交汇处(岷江、大渡河、青衣江)漂流,洪水中夹杂着大量漂浮物。其中一人漂至乐山大佛脚下时,还向大佛挥手喊话。随后,几人向岷江下游漂去。视频很快引发网友热议。大部分网友认为洪水中漂流太危险,表达了反对和担心,觉得是在“玩命”。也有网友表示理解,认为如果措施到位,危险性不大。体育总会紧急下发通知汛期下河游泳将被开除对于网友热议,乐山市体育总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看到这段视频后也非常重视,并于8月12日下午下发了有关事项通知。通知强调,汛期期间不得以协会名义组织水上活动;近期洪水期间,所有市级体育协会会员(不论是否是水上项目),均不得冒险到江河中漂流、游泳或组织其他活动;汛期期间,市级体育协会不得接待外地体育协会人员到乐山境内漂流、游泳或组织其他活动。该通知要求,以体育协会名义组织水上活动(包括漂流、游泳等),接待外地体育协会来乐山参加水上活动的,涉及的体育协会会长、秘书长责令辞职(该体育协会召开理事会,予以确认);体育协会会员汛期擅自到江河漂流、游泳的,予以开除处分(该体育协会召开理事会予以确认)。冬泳协会:5人均有10年以上江河游泳经验8月13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乐山市冬泳协会了解到,5人是在8月11日下午进行漂流的。据介绍,5人都有10年以上的江河游泳经验,几乎每天都要游泳。当天他们顺流而下,漂到了五通桥区境内。“他们每次在下水前都会做充分的安全评估,对航线和水域情况很熟悉,安全方面是非常有把握的,而且也携带了安全装备。”乐山市冬泳协会负责人表示。该负责人说,乐山冬泳人很早以来便有下河漂流、游泳的习惯。之前也没有相关规定,冬泳协会会员不可以在汛期擅自到江河漂流、游泳。“这5人的行为是发生在通知下发前。”该负责人表示,因此不会将他们从市冬泳协会开除。提醒洪水中游泳安全隐患非常大“洪水期间水质混浊,水中不明物很多,游泳爱好者不能很好地辨别水情,容易受伤。”乐山市体育中心游泳教练杨冰表示,由于洪水较平时流速更快,对游泳者的体力要求更高,“比如平时只需10分钟就能游到岸边,但在洪水中,可能就需要20分钟甚至30分钟。”另外,洪水中会有很多暗流,哪怕佩戴了安全浮漂或救生圈,依然有可能被卷入暗流中而遇险。杨冰提醒市民,为了自己的安全,洪水期间不要下河锻炼,如果确有需要,应尽量选择在游泳池游泳。”相|关|新|闻洪水未让大佛“洗脚”工作人员“安排”上了8月12日,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洪峰叠加影响,乐山境内的岷江、大渡河和青衣江水位暴涨,三江汇流处的乐山大佛佛脚平台一度被淹近20厘米,但水位距佛脚本体还有较远距离。13日上午,记者从乐山大佛景区了解到,目前水位已下降,佛脚平台经细心清洗后焕然一新,工作人员正在加紧对游山下佛脚游览线路和九曲栈道进行清淤和安全检查工作。“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只要能帮到别人就够了”一位环卫工的“人生信条”成都环卫工唐洪成没想到,一件“小事”让他成了红人。7月23日早晨,大雨倾盆,唐洪成巡点时看到不少人滞留在地铁站门口,顺手拿起两件雨衣、一把雨伞递去,却被误解为强行推销雨伞,他便塞给其中3人后离开。一位受助者愧疚于对他的误解,在网上发文道歉并寻找他。最终,唐洪成被网友找到,并获得来自公益组织的5000元正能量奖金。“老唐,你成了大红人啦,我们都为你骄傲!”工友们纷纷称赞他。唐洪成却摇头回应:“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只要能帮到别人就够了!”

    被误解的善心8月8日下午,《工人日报》记者见到唐洪成时,他正在成都市锦江宾馆地铁附近巡点清运。记者注意到,清运车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右手车棚处挂着一盏带有中国结的大红灯笼,座椅靠背上方依次排列的是自己的防水草帽、作业手套,还有两把雨伞。他取下其中一把淡蓝色雨伞,向记者示意:“就是这把雨伞,前两天那位女士还专程给我送了回来。”老唐所说的这把伞,正是7月23日早晨他送出的其中一把。市民赵女士在社交平台记录下了当时的经历:“一位环卫工对挤在地铁口的我们说‘给你们雨衣,还有一把伞’,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接受,大家都以为他是来高价卖雨衣的,周旋了大约两分钟……”等老唐把伞塞到自己手里后匆匆离去,赵女士才反应过来,自己误解了对方的好心。“当时有点不理解,好心好意送伞,怎么大家都异样地看着我。”老唐说,后来他在路上又碰到两个在雨中顶着背包赶路的人,顺手又送出了一把伞,行人十分高兴,得知是免费的更是感谢不断。老唐心里的疑惑顿时云消雾散,“原来相互误会了,他们以为我在卖伞,我却在担心大家嫌弃我的东西。”老唐说,他在工作中时常看到被丢弃但仍然可以使用的雨伞,自己会把雨伞收集起来挂在车上,遇到大雨时送给行人应急。“一年差不多能捡到十几把,基本上都送出去了。”老唐说,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专程回来还伞,虽然觉得没必要,但内心感到很高兴。“下次有需要时,这把伞又能帮助其他人了!”常做助人小事平日里,唐洪成负责的清运区域不小,认真巡一次点位至少需要3小时,赶上清运量大时,甚至忙得脚不沾地。尽管工作忙碌,除了送伞,老唐还在举手之间做了不少值得赞誉的“小事”。几年前,老唐在工作时捡到了一个钱包,里面除了身份证、银行卡以外,还有一张总额十几万元的欠条。为了寻到失主,老唐拿着银行卡跑到银行寻找失主联系方式,当事人接到电话时,甚至还未发觉钱包的丢失。还有一次,他在垃圾箱里捡到一个背包,里面有一个只有20元现金的钱包、一部老年手机和部分证件,通过电话联系,他才得知失主是外地游客,失而复得的证件为失主免去不少麻烦。老唐同在成都工作的女儿常常担心他因为管这些“闲事”和“小事”惹上不必要的纠纷,但老唐十分执拗,只要遇到绝不会放手不管。“将心比心,谁丢了东西不着急?能帮助别人总是幸福的。”受助于老唐的失主们常常会向他表达谢意,或钱或物,老唐总是全力谢绝。此次送伞善举,因受助人赵女士的公开感谢,老唐获得广泛关注,还获得了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平台为其颁发的特别奖及5000元正能量奖金。“大雨倾盆的早晨,环卫大叔一个质朴举动,让人心瞬间转晴。他送出去的是雨伞,更是治愈人心的良药……”这是公益组织写给唐洪成的颁奖词。珍惜身上的橙色制服唐洪成今年62岁了,11年前因腿部做了手术,无力再承担农耕之劳,又想离唯一的女儿距离近一点,便与老伴一同离开资阳老家到成都,一起寻得了这份环卫的工作。为了上下班方便,老两口在所负责片区附近租了一间每月600元的屋顶单间,合计近5000元的月收入,一半以上存进了银行。“只要肯劳动,就能过好日子。”老唐感到生活上没什么压力。虽然和老伴十余年如一日从早到晚、风吹日晒地忙碌,内心却感到安定又充实。前年,资阳老家的土房子垮掉了,夫妻二人计划着重修一间新房,虽然钱还没攒够,但好像也不是什么迫切需要完成的事。从事清运10余年,从脚蹬三轮车到小电瓶车,再到今天的大电瓶车,老唐的工作设备不断更新。眼见着周边平地起了一座又一座高楼大厦,城市的环境一天比一天好,他希望自己也能跟上美好生活的节奏,“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好事”。如今,老唐依旧开着清运车奔波在大街小巷,他告诉记者,环卫的工作对自己而言很称心。“称心便会感到富足,我很珍惜身上的橙色制服。”李娜李娜

    她们的坚守,弥补了孩子们的亲情缺失从留守儿童变成全村孩子的“童伴妈妈”

    阅读提示

    曾经是留守儿童的她,有了孩子后回村当了“童伴妈妈”。在她的陪伴下,全村孩子都有了“妈妈”。“童伴妈妈”项目自发起后,5年来已覆盖6省69县833村49万余名儿童。

    在唐清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的父母和村里大多数父母一样,为了让全家过上更好的生活选择了外出打工。在这个最渴望父母陪伴的年纪,她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没想到,现在生了两个孩子的她,又和留守儿童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成了全村留守儿童的“童伴妈妈”。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