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一次,两次……索朗群佩沉溺在“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奢靡生活中,乐此不疲,渐渐开始与唐某某称兄道弟,纪律规矩完全被其抛之脑后。

    经查,唐某某经常与索朗群佩一起吃喝玩乐。“一年至少五六十次,其中多是索朗群佩主动要求的,每次的花费都在一两万元。”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有时唐某某不在场,索朗群佩甚至还要求他转账买单。”除此之外,索朗群佩还以手机断线、摔坏等理由向唐某某索要手机7部,总价值8万多元。

    “长期跟唐某某到高档餐厅吃饭,到高档娱乐场所喝酒、唱歌,使自己忘却了入党时的誓言,丧失了一个领导干部应具备的基本品质,这是我违规违纪的开始,也是我大节不保的发端。”直至案发,索朗群佩才意识到小节失守的严重后果。

    利欲熏心,把权力当敛财工具

    2014年7月,索朗群佩到阿里地区出差。远离组织监督的他如撒欢般放纵自我:吃饭喝酒频率更高了、进出娱乐场所玩得更疯了……很快,他兜中的钱财便被花费一空。娱乐活动不能进行,这是索朗群佩不能忍受的,于是便想到了“好兄弟”唐某某,向唐某某“借”了8万元,继续享受他的“美妙时光”。

    2015年4月,索朗群佩到成都出差,看上了一套8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当即订购。不久后,开发商催其交纳100余万元房款。索朗群佩又想到了唐某某,便表示意欲再借些钱交房款。“仗义”的唐某某又答应了。唐某某的有求必应,加之只用借不用还,使得索朗群佩以权谋私的念头愈加强烈。

    “觉得这是对自己的尊重、是对自己地位的认可,错误地认为权力是一种特殊的资源,所产生的效益是无法估量的。”索朗群佩说,私心杂念充斥在他的头脑中,他俨然把权力当成了自己的发财工具——用手中的权力给唐某某创造最大的“发财机会”,自己再从中获得相应回报。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