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被误解的善心8月8日下午,《工人日报》记者见到唐洪成时,他正在成都市锦江宾馆地铁附近巡点清运。记者注意到,清运车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右手车棚处挂着一盏带有中国结的大红灯笼,座椅靠背上方依次排列的是自己的防水草帽、作业手套,还有两把雨伞。他取下其中一把淡蓝色雨伞,向记者示意:“就是这把雨伞,前两天那位女士还专程给我送了回来。”老唐所说的这把伞,正是7月23日早晨他送出的其中一把。市民赵女士在社交平台记录下了当时的经历:“一位环卫工对挤在地铁口的我们说‘给你们雨衣,还有一把伞’,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接受,大家都以为他是来高价卖雨衣的,周旋了大约两分钟……”等老唐把伞塞到自己手里后匆匆离去,赵女士才反应过来,自己误解了对方的好心。“当时有点不理解,好心好意送伞,怎么大家都异样地看着我。”老唐说,后来他在路上又碰到两个在雨中顶着背包赶路的人,顺手又送出了一把伞,行人十分高兴,得知是免费的更是感谢不断。老唐心里的疑惑顿时云消雾散,“原来相互误会了,他们以为我在卖伞,我却在担心大家嫌弃我的东西。”老唐说,他在工作中时常看到被丢弃但仍然可以使用的雨伞,自己会把雨伞收集起来挂在车上,遇到大雨时送给行人应急。“一年差不多能捡到十几把,基本上都送出去了。”老唐说,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专程回来还伞,虽然觉得没必要,但内心感到很高兴。“下次有需要时,这把伞又能帮助其他人了!”常做助人小事平日里,唐洪成负责的清运区域不小,认真巡一次点位至少需要3小时,赶上清运量大时,甚至忙得脚不沾地。尽管工作忙碌,除了送伞,老唐还在举手之间做了不少值得赞誉的“小事”。几年前,老唐在工作时捡到了一个钱包,里面除了身份证、银行卡以外,还有一张总额十几万元的欠条。为了寻到失主,老唐拿着银行卡跑到银行寻找失主联系方式,当事人接到电话时,甚至还未发觉钱包的丢失。还有一次,他在垃圾箱里捡到一个背包,里面有一个只有20元现金的钱包、一部老年手机和部分证件,通过电话联系,他才得知失主是外地游客,失而复得的证件为失主免去不少麻烦。老唐同在成都工作的女儿常常担心他因为管这些“闲事”和“小事”惹上不必要的纠纷,但老唐十分执拗,只要遇到绝不会放手不管。“将心比心,谁丢了东西不着急?能帮助别人总是幸福的。”受助于老唐的失主们常常会向他表达谢意,或钱或物,老唐总是全力谢绝。此次送伞善举,因受助人赵女士的公开感谢,老唐获得广泛关注,还获得了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平台为其颁发的特别奖及5000元正能量奖金。“大雨倾盆的早晨,环卫大叔一个质朴举动,让人心瞬间转晴。他送出去的是雨伞,更是治愈人心的良药……”这是公益组织写给唐洪成的颁奖词。珍惜身上的橙色制服唐洪成今年62岁了,11年前因腿部做了手术,无力再承担农耕之劳,又想离唯一的女儿距离近一点,便与老伴一同离开资阳老家到成都,一起寻得了这份环卫的工作。为了上下班方便,老两口在所负责片区附近租了一间每月600元的屋顶单间,合计近5000元的月收入,一半以上存进了银行。“只要肯劳动,就能过好日子。”老唐感到生活上没什么压力。虽然和老伴十余年如一日从早到晚、风吹日晒地忙碌,内心却感到安定又充实。前年,资阳老家的土房子垮掉了,夫妻二人计划着重修一间新房,虽然钱还没攒够,但好像也不是什么迫切需要完成的事。从事清运10余年,从脚蹬三轮车到小电瓶车,再到今天的大电瓶车,老唐的工作设备不断更新。眼见着周边平地起了一座又一座高楼大厦,城市的环境一天比一天好,他希望自己也能跟上美好生活的节奏,“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好事”。如今,老唐依旧开着清运车奔波在大街小巷,他告诉记者,环卫的工作对自己而言很称心。“称心便会感到富足,我很珍惜身上的橙色制服。”李娜李娜

    她们的坚守,弥补了孩子们的亲情缺失从留守儿童变成全村孩子的“童伴妈妈”

    阅读提示

    曾经是留守儿童的她,有了孩子后回村当了“童伴妈妈”。在她的陪伴下,全村孩子都有了“妈妈”。“童伴妈妈”项目自发起后,5年来已覆盖6省69县833村49万余名儿童。

    在唐清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的父母和村里大多数父母一样,为了让全家过上更好的生活选择了外出打工。在这个最渴望父母陪伴的年纪,她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没想到,现在生了两个孩子的她,又和留守儿童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成了全村留守儿童的“童伴妈妈”。

    唐清英的老家在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镇岗乡赖塘村,一想到小时候的留守经历,她现在还觉得有些心酸。正是因为自己曾亲身感受过成为留守儿童的彷徨,深知“留守”对孩子心理上的影响,所以在生下孩子后,唐清英就和丈夫放弃了原本在浙江不错的工作,回到赖塘村的老家开了家小店,全身心地陪伴孩子成长。

    “童伴妈妈”项目是中国扶贫基金会2015年10月底发起的,旨在通过“一个人·一个家·一条纽带”的模式,以“童伴妈妈”为抓手,以童伴之家为平台,为农村留守儿童福利与保护探索有效途径。记者日前从中国扶贫基金会了解到,该项目目前已覆盖四川、贵州、江西、云南、湖北、安徽6省69县833村49万余名儿童。

    “我想给孩子最好的陪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