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大学毕业十余年,在被设定为“不轻松”的人生模式中,他一路前行,如今是福建省海峡残疾人艺术团的音乐总监兼声乐指导,创作有多首原创歌曲,担当多档节目的音乐制作人,颇受业内认可。

    黄延平还在继续写歌,他说,他想用音乐被更多人关注,希望更多人了解到“我们这群身体不便,心向自由的梦想家”。

    除了“老三样”还能做什么?

    “基本上能患有的眼病都患上了:玻璃体浑浊、视神经发育不良、视网膜色素变性”。黄延平形容自己自打小的视力跟K线图一样,有起有落。

    9岁,黄延平进了盲校。除了必修的按摩、针灸,还跟老师学起了钢琴。父母不解,“钢琴那么多键,按得过来吗?”他也不气馁,离开盲校前,努力学到“可以弹李斯特、肖邦的水准”。

    从小,视障者就被告知以后要靠什么养家糊口——“所有盲人的老三样:做推拿、拉胡琴、算命”。黄延平也妥协过,找了家足疗店实习,每天给人捏脚。三个月后,他把自己“捏”醒了,“这不是我想要的”。

    黄延平决定考大学学音乐。父母很支持。但是摆在黄延平面前的问题却很现实:18岁,刚初中毕业,同龄人差不多都高中毕业了。黄延平狠狠心,初中毕业后,在家自学一年高中课程,准备“单考单招”。

    “可苦了。”回忆起备考的日子,黄延平感慨道,一年要补三年的课,早上五点起床,凌晨一两点休息。

    “好在考试个人成绩专业分还是不错,基本上全拿满,就是文化课上面稍微差了一些。”黄延平调侃自己很幸运,“‘南郭先生’我就混进去了。”

    大学期间,黄延平仍克服重重困难,苦学本领。买不起盲文教材,就去网上下载,或是靠录音听课,再依靠语音读屏软件,将编曲操作那些繁杂的步骤强记在脑中,一点点慢慢摸索。

    记者见到黄延平时,他在工作室的电脑前继续他的创作。被视障者称作“讲述人”的读屏语音软件,正逐字念出他在电脑上所选中的字词、步骤或程序。有时发音速度快到每秒五六个字。如今,黄延平操作编曲程序的速度快到令人乍舌。这离不开大学时的苦练。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