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老韩从瓦工干起,逐渐攒了些钱,干起了工程机械出租的生意,但因为对方欠债不还,致使老韩变卖家产,他当年的一点积蓄已经变成一把欠条;

    石光明在采石场一次哑炮事故中受重伤,因为没签合同,采石场拒付任何救治费用,他哥哥不得已借了高利贷,恐怕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二十七八岁的小黄是河南人,跟着工地走了全国七八个城市做幕墙工程。每天下班后他喜欢去楼顶上看落日,他知道自己不属于城市,只属于城市的工地……

    多年前,宁舟浩曾经年轻气盛地背着相机陪几个农民工去讨薪,至今他都清楚地记得他们的样子。“黄毛”真名叫刘佩彦,是他拍摄的第一位民工。之所以叫“黄毛”,是因为他染了一头黄头发,他和安徽老乡在济南做粉刷匠,6个人干了4个月,最后2800元只要回来1200元,不得不回了老家。为了感谢宁舟浩的帮助,他们专门请他在工地边上的一个小吃摊吃了一碗面,还特意加了一个荷包蛋。

    2000年,这组农民工照片入选了一个国家级摄影展,还有幸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当时只有25岁的宁舟浩特别兴奋,可让他感到失落的是,照片火了,讨薪仍旧是身边的农民工兄弟们的日常。

    这种无力感同样发生在拍《一个人的城市》的时候,更多人认识宁舟浩是从这个摄影专题开始的。这组照片拍摄于2000年到2004年,是国内第一组以摄影的形式反映社会城市化养老问题的一组照片。拍摄这组照片最初源于一次偶遇。1999年的除夕夜,宁舟浩正在和家人吃年夜饭,突然对门老太太来敲门,原来是她家厨房的水龙头冻裂跑水了。过去一看,整个屋里都浸满了水,厨房里她炸的鱼、藕盒全部被水泡了。修完管道临走时他发现,屋子里竟然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伴着一盏瓦数很低的白炽灯泡。

    “试想一下,如果你老了你会最怕什么?我的答案是孤独。”在宁舟浩看来,养老问题是每一个人必将面对的问题,特别是在我国大部分家庭变为“124”结构,也就是一对夫妻、两个家庭、四位老人的现实下,养老问题会更加严峻。

    当时,宁舟浩去过省里一家硬件条件最好的老年公寓。“在这个拥有一流生活设施和娱乐设施的老年公寓里,我发现老人们最高兴的日子是每个月的月初月末,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的儿女会来续费,他们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孩子。可每当我问这些老人:你感到寂寞么?他们都会摇摇头说:习惯了,人年纪大了就是这个样。

    “当前中国正处于一个重要的时代,外来文化和本土文化的碰撞导致我们眼前呈现出一种超现实画面,这正是我们时代变革物化的表象。我也许没法理解它们,但是我有责任把它如实地记录下来。”宁舟浩说,“我们需要摄影师给我们自己的时代留影。”

    在毛家村拍摄的10年里,宁舟浩真切地感受着这里的变化。201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被朋友拉着去拍一块承包下来种果树的土地,他第一次走进毛家村。那时候毛家村的家庭作坊工厂发展得正红火,农业收入仅占家庭总收入的很小比例,一亩土地一年种植两季庄稼的毛收入,还不及村里工厂一个小工的月工资,家里拥有几家工厂、是否有房屋出租,才是衡量家庭财富的主要标志。

    宁舟浩注意到,随着工业园的发展,毛家村的“烦心事”也来了。2011年年底,村子被人举报有消防隐患,且喷漆车间造成环境污染,镇上专门责成进行整改。村内的自留地和宅基地被村民见缝插针建了厂房,导致毛家村内道路狭窄,大型生产设备和材料运输都成了问题。“村里的板式家具生产本来就是低价值、低成本、低技术含量,恶性竞争之下互相压价,利润上不去,技术和规模都跟不上时代发展,加上环保政策的倒逼,时代留给他们答卷的时间已经到了。”这些年,宁舟浩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为子女买婚房,能在城里买商品房,让孩子在城里上学的家庭更是大家羡慕的对象。

    “毛家村是目前中国无数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村庄的一个缩影,也必须面对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和挑战。”因为老家在湖南农村,父亲从部队复员后才定居济南,农村和城市的关系问题贯穿了宁舟浩的成长经历,农村到底发生了什么,它和城市为什么有这么大差异?一直是他急于解开的困扰。

    从济南市区到毛家村,十几公里的路程,10年里宁舟浩开车走了无数趟。“对于毛家工业园这个选题来说,我想表现的是生产方式的转变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以及由此而带来的观念的转变,包括人们的生活习俗、婚丧嫁娶、人际关系等在内的传统文化习俗的崩塌。”在宁舟浩看来,从农业社会、工业化社会到信息化社会的转变,往往要经历很长时间,但是在毛家村,很短的时间就要完成这个过程,必然会发生非常剧烈的碰撞。硬盘里的照片越来越多,毛家村变迁带来的阵痛他也越来越感同身受。

    搬离毛家村,也就失去了那些陪伴了20多年的家庭作坊,手里攥着一笔回迁款,村民们面临着二次创业的挑战。有的改做家具安装,有的转行家具贸易,有的加盟废品回收,有的试水建材生意,还有的大手笔重新选址投资办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宁舟浩像以往一样,仍然差不多每周都要去趟毛家村,或去探望已经搬迁到各处周转房的村民,继续跟踪拍摄他们的生活日常。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