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我叫倪娟。”两位老人再三追问,护士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要存下来,再不能忘了。”在张振文催促下,陈爱媛打完电话后,将手机通讯录里备注的“护士长”改为了“护士长倪娟”。

    “希望捐献遗体为国家做点贡献”

    7月12日,一辆来自中部战区总医院的车辆,停在了张振文住的小区楼下,医护人员上门接他去医院做检查,这是老人康复后接受的第2次随访。

    “2个月就来一次,都不用我父亲去挂号。”儿子张敏拿出了张振文第一次随访后寄来的检查报告单,上面显示的日期是5月6日。5张报告单详细地列有身体各项检查数据,第1张的反面还留有4行建议。“没想到一家四口感染了都能治好,特别是耄耋之年的父母,真是要感谢解放军。”

    “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1953年,22岁的张振文参军入伍,随部队赴沿海地区守卫海防,在家中老人几次念唱起《我是一个兵》,住进火神山医院看到军医让他感到亲切。“现在的年轻军人爱护老百姓,不怕危险、不怕吃苦,他们都是好样的。”

    “006409”“006410”,张振文小心翼翼地保管着一个挎包,里面除了领章、肩章、照片和三等功证书等当兵时的物品,还有2张印有编号的武汉遗体捐献志愿者联系卡,以及2份武汉遗体捐献志愿者申请登记表。

    年轻时“眼睛好,枪打得准”,张振文是连队小有名气的神枪手,因为眼睛保护得好,现在他看报纸也用不着眼镜。张振文说,医疗队拯救了很多患者的生命,帮助他们走出了病房,他希望把遗体特别是眼睛捐献出去,帮助有需要的人。“还是我们国家的政策好,我和老伴儿去世后,希望捐献遗体为国家做点贡献。”

    文/记者徐锦博通讯员侯西子田金钗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