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不过,市场化转让方式推进缓慢,真正实施的案例极少。去年,广东率先公布了无居民海岛使用权市场化出让的试行办法,该办法优化调整了出让方案的报批流程,减少省人民政府审批环节。即便如此,该办法试行至今,广东各地市也没有采用市场化转让。广东省自然资源厅海域海岛处的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市场化转让办法公布之后,还没有岛屿出让,“只是告诉大家有这样的一个文件,以后有岛屿要出让,可以依照这个办法来操作。”

    岛屿开发烂尾多

    “国家是从2002年开始真正重点关注海洋,海洋经济上升到国家战略。”崔旺来说,无居民海岛作为我国海洋权益重要的组成部分,由此受到重视。

    2002年,国家实施海洋开发战略。次年,《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实施,首次提出允许个人或机构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租用期最长为50年,掀起了国内无居民岛开发的热潮。据当时的数据,中国拥有面积超过500平方米的岛屿超过6500个,其中有居民的海岛仅433个,其余均为无居民海岛。500平方米以下的无居民海岛则数以万计。

    政策公布后,包括外资在内,大量资金涌向沿海各省份的无居民海岛。公开报道显示,新加坡一家投资公司准备投资4亿开发浙江舟山的徐公岛,一名台商则投资3亿元开发广东太白县放鸡岛。

    这种火热局面在2005年发生了转折。当年,浙江省政府下发通知,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项目必须报省政府批准。以此为标志,无人岛开发迅速冷却,随后两年,无居民海岛开发项目暂停审批。

    开发热潮下,出现了很多问题,资料显示,有些投资商为了牟取暴利,开山炸岛,造成无居民海岛数量减少。以浙江为例,本世纪前10年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海岛消失了200多个。

    2010年,国家颁布实施《海岛保护法》,明确了无人岛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同年6月,国家还公布了《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了实行无人岛有偿使用制度。以《海岛保护法》为时间节点,之前开发的岛屿被称为法前用岛。不过,无论是法前还是法后,无人岛开发成功者少,失败者多。

    2011年,原国家海洋局公布了中国首批176个可以开发利用的无居民海岛名录。这些无居民海岛分布在广东、浙江和辽宁等8个省区,最长开发使用年限为50年,外籍人士和外资企业也可以按照相关规定申请开发,但必须报国务院批准,再次引起海岛开发热潮。

    2011年11月,宁波象山大羊屿岛作为第一座公开拍卖的岛屿正式开槌,起拍价1500万元,使用期限50年。经过多轮竞拍,宁波高宝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伟华以2000万元拿下,她当时表示,要做以游艇业为主的高端度假岛屿。

    但杨伟华低估了当岛主的难度。出于对海洋生态的严格保护,大羊屿岛项目的环境评估历时较长。有媒体报道介绍,项目的环境评估引发了国家、省、市、县四级海洋渔业部门的研究讨论,杨伟华称,“专家评审开会反反复复好多次,海洋上的数据需要有一段时间去搜集和监测,非常耗费时间。”从拍下使用权到动工,时间已经过去3年。

    除了耗时日久的评估程序,海岛建设成本也让其不堪重负。“往细节处讲,基础设施、建造房屋的建材从哪来?肯定得从陆地往岛上运。”时任象山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包希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同样的建造规格,在无人岛上建造所需的成本,至少是陆地上建造的三倍。如此一来,即使是最基本的通水通电、造个简单的房子、通条水泥道路,也需要约几千万元的投入。如果要把整个建筑打造得更加精致、完美,费用则更高。

    最终大羊屿岛开发陷入困境。“地方政府想让他们投资5个亿,公司股东身家加起来都没有1亿元,怎么投?只能转让。”林东说,很多人对岛屿不熟,不懂融资,盲目购买岛屿,不仅拖垮了自己,也拖累了地方政府。这些失败的案例导致地方政府将开发门槛不断提高。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