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洪豆长年在外面跑,易雄皮肤黝黑,留着平头。他说,帮助流浪人员,最需要的是爱心和耐心。帮他们剪指甲,就是增进信任感最常见的方法之一。有些流浪人员,要和他们接触几个月才能赢得信任。26年帮助2000余人回家生于湖南的易雄说,自己六七岁时也曾走失,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才得以与家人团聚。易雄说,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将来要去帮助那些与家庭失去联系的人,回馈社会,“算是报恩吧。我父母一直跟我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17岁时,高中还没毕业的易雄就来到了广东找工作。他甚至在宝安搬过砖,推过板车,也刷过墙,后来他还开过烧烤档,当过厨师,工资少的时候五六百元一个月,多的时候七八百元一个月。虽然工资低,但也因此对宝安的大街小巷都十分熟悉。“如今在宝安,我可以说是活地图,几乎去过所有的小巷。”从易雄帮助第一名湖北小伙回家开始,帮助流浪人员回家的爱心行动便一发不可收。每天下班后,他就背着一个绿色帆布包,带着一壶水,在街头了解流浪人员的信息。遇到有想回家的,易雄就会想办法打电话给他们的家人,让他们来接。当时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通常要先打电话到镇里,再转到村里,然后由村干部通知家属,家属还要过好多天才能过来。“那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足的劲头。想的就是报恩,帮助更多人与家人团圆。因为在外流浪的心酸,我太有体会了。”自2008年开始,易雄便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助人寻亲上。2016年,在政府的扶持下,易雄牵头组织的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正式成立。在易雄的工作室,流浪人员家属送来的锦旗挂满了房间。每一个锦旗背后都有一段温暖的团圆故事。从1994年至今的26年间,易雄和他的寻亲团队一共帮助约2000名流浪人员与家人团聚,寻亲团队现已有近200位志愿者。已在寻亲上花数十万元如今,易雄帮人打理出租屋,一个月约有5000元收入。但这样的收入不足以让他“脱产”帮助流浪人员回家。易雄的儿子去年上大学了,开销也开始大了起来。从今年开始,易雄的寻亲思路开始发生转变。易雄说,很多志愿者一下班就跟着他到外面登记流浪人员资料,无法陪伴家人。有时晚上11点,一个电话打来,就要随时出动。时间久了,志愿者的家人都有意见,“就算志愿者一个月自掏腰包200元钱,一年下来也有2000多元。何况多数志愿者并不富裕,都是凭着一腔热情在工作。”而这些年,易雄自己在寻亲上的花销少说已有几十万元,“志愿者也要养家糊口。目前看,我们没法免费帮助所有人,可能失散的一家人团圆了,志愿者自己的家庭却变得破碎了。”易雄说,今年开始,他帮助那些主动要求帮助寻找失散亲人的家庭时,要求相关费用要由家人承担。易雄将这种寻亲方式称为“签约寻亲”。为此,今年6月22日,他在深圳登记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询中心。寻亲20多年,形形色色的案例易雄都见过。他帮助的对象来自全国各地,有的人在深圳已经流浪了四五十年,家人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易雄最终还是帮他们团圆了。野钓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保洁压力大记者探访市内、京郊多处河段发现,一些野钓场所垃圾遍地;水务部门呼吁文明垂钓,保护水环境连续两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市内、京郊多处河段发现,野钓场所垃圾遍地,有的垂钓者私自下河打捞落水渔具,甚至有垂钓者随地小便。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介绍,因垃圾较多,目前河道保洁压力大,此外,河里的垃圾会污染水环境导致鱼类死亡破坏生态环境。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水务局了解到,北京市河道全长达6000余公里,因垂钓范围大,人数众多,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频发,清理垃圾和监管均存在较大难度。

    探访1温榆河朝阳段野钓者无视警示牌岸边烧烤8月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温榆河朝阳段,沿路设有多处禁止靠近水边、禁止垂钓的提示标牌。河滩周围有约2米高的隔离护栏,但多处护栏已被破坏。不时有人拿着渔具从护栏破口处出入。新京报记者沿河滩行走约一公里,遇到近十名野钓者。河滩边上,有大量的矿泉水瓶、面包袋、鱼食包装袋、抹布、破渔网等垃圾,水面上也随处可见漂浮的垃圾。“本来想看看风景,吸吸新鲜空气,但没想到坐在垃圾堆里。”一位陪家人钓鱼的女士说,温榆河畔风景很好,有很多水鸟栖息,但有人钓完鱼会扔下垃圾,让人感觉不舒服。“有一次钓鱼上鱼时自己往后退,被草丛里的钩子划破了小腿,后来就留意顺道清理别人留下的垃圾。”该名女士的丈夫说。另外一名野钓的年轻人称,市区水域鱼小,难满足他的爱好,在这片水域能钓到大鱼,最大的甚至四五斤。上周他就钓到一条大鱼,但渔竿被拽进了水里,后来下水游泳才把渔竿捞上来。河滩还有很多烧烤的痕迹。虽然道边的小路上立着“河道严禁垂钓、烧烤、乱扔垃圾”的警示牌,但距离牌子二三十米就可看到烧炭的痕迹,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啤酒瓶盖和毛豆皮、竹扦子、塑料袋。探访2护城河公厕不远但仍有野钓者随地小便南护城河边立着不少“禁止钓鱼”的标牌。但沿岸每行十几步,便有一名野钓者。新京报记者沿岸走了一小段,每百米内就会有七八名野钓者,他们旁边堆着渔具、捕捞网,后面则停着电动车、共享单车等。“大家都在这钓,还有人在这里游泳,有时候晚上八九点才散场。”顺着野钓市民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有五六名野泳人员,有的在岸边准备,有的已经在水中翻腾。在几位野钓者的网兜中,记者看到有鲤鱼、鲫鱼、白条和泥鳅等。家住南护城河河道附近的居民陈先生称,该河段水质比较浑浊,“尤其下雨天,上游的垃圾会冲下来,有时发臭。”闲暇时他也来这边野钓,但觉得鱼太小并不满意,“在这钓是因为好玩,有时我会把钓上来的鱼重新放生。”距离陈先生20米远的地方,另外一位野钓者边抽烟边钓鱼,随后将烟蒂直接扔在地上。在野钓者们的身后,是一条约2500米长的人行绿道,绿道上是来来往往散步或跑步的市民。市民刘女士傍晚经常在附近散步,她常见有钓者会在树下小便,“500米以内就有公共厕所,这种行为真让人不能接受。”探访3潮白河西岸垃圾随处可见每天装满两编织袋“嘿,老赵,你看我第一竿钓到什么?”在潮白河野钓的吴先生举起渔竿,鱼钩上挂着一个方便面的调料袋。8月10日18时许,潮白河(通州大厂交界段)西岸河堤路上停满了车,白天钓鱼的人收拾回家,夜钓的人们又陆续来到河边。吴先生和朋友准备夜钓,第一竿就钓上水里的垃圾。潮白河友谊大桥段,桥西侧的河道属于通州区、桥东侧的河道属于河北大厂,上游的水在这里流入更宽的河道,水流放缓、两岸地势相对平整,加上环境优美,这里在钓鱼人的圈里属于北京周边的“野钓天堂”。新京报记者沿河岸由北向南探访发现,几乎每个钓位(钓鱼人自己挖出来的空地)周边,都能发现饵料包装、食品包装袋。在河堤上负责保洁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每天早晚两个时段在河堤上清理垃圾。水边的垃圾清理非常难,以前会趁钓鱼人少的时候下去铲,现在几乎整天都有人钓鱼,他们只能插空下去捡垃圾,“每天从岸边清走的垃圾,能装满两编织袋。”■追访清洁工压力大劝阻不文明野钓者被骂脏话每天早晨6点,一辆小型保洁船在通惠河打捞水草,收集垃圾,46岁的张平军和他的同事每天出船2到3次,负责水面保洁和岸坡清理等工作。“绝大多数人还是会自觉把垃圾扔进岸上的垃圾桶或自行带走。”北京市北运河管理处北关闸管理所工作人员杨宁说,他和同事每天会巡视12公里左右,如果发现乱扔垃圾或其他不文明行为会及时劝阻并教育。清洁员张平军说,开展清洁工作时,大部分野钓者会主动收竿配合,但极少数任性的野钓者不肯收竿,鱼线会挡住船只行进线路。有时会把野钓者的鱼线和渔竿带进水里,脏话便从岸边传来。张平军回忆,今年6月在运潮减河上游清洁过程中与一位大爷发生不快,后者故意将垃圾扔进水面,张平军无奈只能掉转船头再打捞。北运河管理处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杨子超说,不遵守文明环境的钓鱼者占少数,但是由于钓鱼人数庞大,即使占少数比例对环境的破坏力也很大,给清洁人员带来巨大的环保压力。“有的钓鱼人还喜欢挑鱼,把好的鱼筛选回家,坏的鱼直接扔河滩上。”杨子超说,这种行为在夏季会使死鱼腐烂在河岸边,招致苍蝇破坏环境。“近年来,水务部门也在投入各方面力量加强保洁。希望野钓者能够文明垂钓,不随手丢垃圾,维护垂钓环境。”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说。本版采写、摄影/新京报记者刘洋实习生王健志愿者在身边温暖就在身边——各地各部门推进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纪实暑期以来,河北省文安县以“我是一个粉刷匠,浓墨重彩绘家乡”为主题,开展系列墙体彩绘活动。图为8月8日,在文安县文安镇东关村,志愿者指导小学生为墙绘作品上色。新华社记者李晓果摄【致敬志愿者】叶九思是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吉林社区一名普通居民,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一名退伍军人。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将人们的生活彻底打乱。2月11日,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开始对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叶九思当时就担心,武汉有40多万重症慢性病患者,救命的药该去哪里买,由谁来买?

    得知武汉招募“志愿服务关爱行动”专项志愿者后,叶九思立即报名成为所在社区的一名专项志愿者,用自己所学的医药知识,为社区居民提供药品代购志愿服务。疫情暴发初期,定点医院不能进,定点重症药房也比较少。为重症病人买一次药,往往从下午两点半开始排队,晚上十点多才拿到药。排队的时候,叶九思不敢出来吃饭,又饿又累但是想到重症患者正在等着“救命药”,就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在武汉疫情防控最吃劲的时候,像叶九思这样的志愿者有两万多名,覆盖武汉市主城区1394个社区。他们就近为社区居民提供粮油、蔬菜、药品代购代送服务,打通民生保障“最后一百米”,成为精神文明建设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成功范例。立足平时打基础,关键时刻顶得上在这场疫情防控人民战争中,小红帽、红马甲随处可见,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阶段的志愿者们,各尽所能、各展所长,舍小家为大家,成为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重要力量。关键时刻见真章,疫情防控志愿服务,之所以能够这么迅速地到位、这么有序地运行、这么专业地服务,与多年来全国各地各领域积极推进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有着密切关系。近年来,我国志愿队伍越来越壮大,从青年志愿者、巾帼志愿者到文艺志愿者、医疗志愿者、环保志愿者等,志愿者年龄层次更加丰富,服务领域越来越广泛,人员构成更加多元。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实名注册志愿者超过1.6亿人。高扬旗帜、建章立制、全面部署,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不断开创新局面、迈上新台阶。“在党的诞生地服务千千万万观众游客,志愿服务工作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副馆长、上海市“党的诞生地”志愿服务队负责人徐明说,多年来,他们积极探索出“五有”“四统一”的管理服务模式,以先进的思想、完善的制度夯实志愿服务工作基础,用严格的管理、温馨的服务来引领和凝聚志愿者,志愿服务的工作水平不断提升。国网中兴公司自2015年以来,成立了7支党员服务队,队员们利用业余时间走进医院、社区、养老院等单位开展志愿服务,为党旗增辉,为服务添彩,受到周边群众的广泛赞誉。疫情发生后,7支党员服务队第一时间深入社区参与疫情防控,在防控宣传、体温检测、信息登记、疫情排查、人员隔离、秩序维护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增强了社区群众共克时艰的信心和力量。新时代文明实践赋予志愿服务新使命自觉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是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的优良传统。党中央在2018年部署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试点建设,这为学雷锋志愿服务赋予了新使命。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主体力量是志愿者,主要活动方式是志愿服务。两年来,文明实践志愿者们活跃在村头巷尾、田间地头,宣讲党的理论、组织文化活动、推进移风易俗、开展扶危济困,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党的声音就在身边、党的温暖就在身边、美好生活就在身边。北京海淀区建设了文明实践志愿服务项目库,整合了3742项志愿项目、6000余节在线课程、748项实践活动,以及15个在线虚拟现实(VR)展厅、12个在线博物馆等服务资源,为百姓提供“点单派单”精准化服务。特别是上线“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与科学知识普及”活动菜单,各实践所(站)通过线上点单派单组织了30多场“理论+科技”系列讲座,有效地将思想理论政策和科学技术在社区百姓间传播。江苏句容作为革命老区、农业重镇,以茅山老区的葡萄产业特色村——丁庄村为试点,精心设计了“葡萄架下的文明实践”科技助农志愿服务项目,把葡萄产业科技科普服务、理论宣讲服务、邻里互助服务送到田间地头、送到群众身边,让文明实践志愿服务与生产生活深度交融,提振农民精神风貌,助力乡村振兴。(本报记者龚亮)抗洪堤坝上的“钢钉连长”——记陆军第71集团军某旅装步二连连长孙金龙【防汛抢险先进典型】在江西九江的一处防洪堤坝上,一位胳膊上绑着绷带的军人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被称为“钢钉连长”的陆军第71集团军某旅装步二连连长孙金龙。今年6月,孙金龙因训练受伤左肩植入一枚钢钉,出院仅5天,连队便接到抗洪救灾任务。他没有片刻犹豫,当即请战:“和连队一起上抗洪一线!”

    “与洪水抢速度”“必须在下一次洪峰到来前,把这条长达280米的堤坝至少加高2.4米!”刚到任务区,接到紧急命令的孙金龙连夜带领官兵上堤坝,在昏暗的夜色下,他们打着手电筒,像燕子垒窝一样,开始一点点夯实防线。“要与洪水抢速度。”堤坝上,孙金龙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他忘记了伤痛,左手打着绷带,就用右手指挥;左肩没法用力,就右肩扛沙袋,伤口疼得实在扛不住,就偷偷含上一粒止疼片。“我们装的每一个沙袋都事关堤坝安危,必须仔细再仔细。”看到有几处沙袋摆放位置不正确,孙金龙立刻带领官兵拆除重来,他说:“不能怕麻烦,时间上要与洪水赛跑,但标准容不得半点马虎。”“将抗洪知识学深悟透”“师傅,这管涌和泡泉的区别是啥”“这渗出清水和浊水区别在哪”……一天下午,孙金龙和专家们聊了许久,本子上密密麻麻记下好几页,他只有一个念头:将抗洪知识研究透彻,才能打胜仗。7月22日傍晚,当部队完成当天任务时,水面上的浪花越来越大,孙金龙心头一紧,专家口中的险情在他脑海中浮现——“浪坎”。他连忙组织连队骨干再次检查堤坝,最终在一块防浪布前停了下来。“不对,下面的土已经垫实了,不可能浪花一打就忽上忽下起伏不定,一定有问题。”孙金龙急忙上前掀开一角,果然,浪花已经卷走防浪布下1/5的泥土,这已经是脱坡了,必须马上处理。当地船只被紧急协调来运送砂石,官兵们立刻准备修补堤坝。孙金龙仔细回忆“浪坎”处置中的每一个细节,告诉官兵每一个沙袋应该放置的位置,最终化险为夷。“洪水不退,我们不退”任务区转移后,孙金龙所在单位承担了长10余公里的巡堤任务,6个点位串成一线,有风险的渗水点多达54个。原本是各个点位之间交替巡堤,但孙金龙坚持每个点位都检查一遍,一个来回就是一天。“巡堤不是简单的走一圈,只有有经验的人才能看得出风险。”孙金龙说。休息结束再次投入战斗,是官兵们最疲劳的时候。为了让战友们时刻保持战斗热情,孙金龙通过对讲机不断传播激昂的音乐声,为大家鼓劲。其实在出发抗洪前,孙金龙就已答应未婚妻,利用休假回家结婚,可汛情来势汹汹,他“食言”了。“作为荣誉连队的连长,别说肩膀里只有1个钉子,哪怕10个,我也要‘钉’在抗洪一线!”孙金龙说:“洪水不退,我们不退!”(本报记者章文本报通讯员李怀坤吕威)

    学术道德这一课,可否从中小学补起

    毕业季,总有一些有违学术道德的新闻出现。无论是毕业论文抄袭,还是毕业设计引用不当,对于当事人来说轻者声誉受损,重者中断学术生涯,代价巨大,令人惋惜。

    也许为了奖项,也许为了就业,为何到了大学甚至走上工作岗位还会犯这样的错误?在诱惑面前,在压力面前,如何让天平两端持久平衡?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申素平认为,这些乱象不断出现,恰恰说明学术道德应该从小建立,从小培养。

    中小学谈学术道德,不是为时过早

    从开蒙开始,也许每个学童都听过这样一句话“背会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诌”。这里主要谈的是要善于借鉴或模仿。

    近日,上海市一位考生的中考作文由于改写自考前背诵的“优秀范文”,被阅卷老师判定为“雷同卷”,得了“0分”,给广大师生敲响了警钟。借鉴的边界在哪里?哪些可以直接引用,哪些必须标明出处?申素平认为,在中小学阶段,基本的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这一课不能缺。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