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但这毕竟不是真正的养老院,没有院长、没有护工、没有厨师,一切都要靠老人们自己——你帮我,我帮你。为此,住进小楼也有要求:生活必须能自理、吃素、每月交100元水电费。

    陈季芬回忆说,最多时小楼同时住了22位老人,虽然人多,却相处融洽,几乎没有发生过争吵。“我们轮流做饭;公共区域卫生也轮流打扫,就像小学生‘值日’;有人身体不舒服,大家会一起照顾。门口还有一片菜地,种了黄瓜、西红柿、茄子、丝瓜等很多菜,实在没有的,就结伴去村口买,另外子女们也会送些来。”

    入住老人徐凤英的女儿张琴就经常带着菜或生活必需品来看望老人,并帮助做些家务。“妈妈就喜欢这里,说这里的老人都不爱计较,过得很舒心。生病了我们把她接回去,病好了就吵着要回来。”

    回忆过去,浦逸敏很感谢葛隆村村民和爱心人士的帮助。“我们大都是外村甚至外区过来的,但村民没把我们当外人,瓜果蔬菜熟了,会给我们送点,年轻人会帮我们扛米面、柴火等重物。我们还遇到一个做窗帘生意的老板,自己掏钱帮小楼重新装修了窗户。这些善事我们都记着。”

    村民尊重老人,老人也回馈村里,并从中收获一份尊重。浦逸敏干起本行,每周都会去村里的药师庙,为村民免费量血压、针灸、检查一些小毛病;村里的小孩也喜欢和老人们玩,小楼成了他们放学后的临时“托班”……

    再迎生机

    没有人敌得过年岁的增长和疾病的来袭。十几年间,“小老人”逐渐高龄,其中有的离开了人世,有的身患疾病或自理能力变差,不得不转入条件更好的护理院。与此同时,“家门口”的养老院多了,居家养老条件也在逐年变好,没有新的老人再来联系浦逸敏,小楼也就到了“退休”的时候。

    2015年夏天,徐凤英老人再次摔倒,张琴实在不放心让母亲回到小楼,选择入住了一家老年康复中心。徐老的搬离,终结了“抱团”养老的时光。2017年,在小楼独自居住两年后,浦逸敏也因身体原因离开,入住上海嘉定双善养老院。

    该怎么处理这幢楼?浦逸敏认为,当时是很多人共同买下了小楼,它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以后也不应该被个人占有。“仔细想想,你只能把它捐给集体,让它为老百姓服务,去发挥更大的价值。”

    200平方米的小楼,按上海现行市价,已超过500万元,但就像当年买楼一样,浦逸敏捐楼的提议得到了老伙伴们或其家人的一致同意。

    “我们很支持老人的决定。这些年来他们好几次为地震灾区、留守儿童、身边的困难家庭捐款,房子更是带不走的东西,他们一定会把它留给更需要的人。”张琴说。

    今年6月,葛隆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陈学锋代表葛隆村,郑重地接受了老人们的房屋捐赠。大家一起在小楼门前合影时,浦逸敏对陈学锋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一定要让这幢楼继续为村民服务,这也是我们向葛隆村表达的最后谢意。”

    目前,居住在葛隆村的60岁以上老年人有500多人,全村现建有一处日间照料中心。陈学锋说,葛隆村正在开展美丽乡村建设,村里初步考虑把这幢楼改造成有助餐服务的老年人活动场所。同时,会把一个房间还原成老人互助养老时的样子,作为小型展示馆,留下温情回忆,铭记老人善举。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