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新京报:律师介入案件后的这两年时间里,你还做了些什么?

    张幼玲:我们建了一个群,在里面及时分享和案件有关的信息。我把我所知道的全部案情经过都给律师口述了一遍并签了字。后来群里逐渐多了不同地方的记者。我把案情经过用文字的形式也从头到尾打了一遍,很长,分了很多段发在群里,一五一十告诉大家。

    另外,我和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也有很多电话沟通,主要是互相鼓励和支持的话。张民强一开始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他当面去问了弟弟很多次,“到底是不是你做的?”申诉期间,我们虽然抱着希望,但抱的希望也不大,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轮到这个案子。

    新京报:你理解村里人不能接受张玉环回来吗?

    张幼玲:当年宣布张玉环是凶手,详详细细,没有人不相信。如果不是我自己参与到这个事情,如果不是律师阅卷之后告诉我一些里面不对的地方,我也会一直相信张玉环是凶手。我帮张玉环申诉这件事,最开始老婆、村里人都不知道,瞒着家里人的。后来直到案子开始有点眉目了,我知道这个事瞒不住了。

    新京报:很多村民说你帮张玉环申诉是为了钱?

    张幼玲:我根本没有考虑钱的事,我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我根本也没想到张玉环能出来,意料之外。有记者问我,张玉环出来了,你心里很激动吧?我一点都不激动,我心里还压着这个事儿呢。这个人不是他杀的,那到底是谁杀的?我关心的是这个。我要的就是真相。

    村里的人迄今为止都认可张玉环是杀人犯。他们给我打电话,聊了很多案子的东西,我告诉他,你只要有证据,现在公安在那里,法院也在那里,完全可以去报案啊,只要证明是他干的,他一样可以被抓进去。

    新京报:你回去村里不怕被人报复?

    张幼玲:我不在乎,真的就是真的。我的家人也有劝我,说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出这个风头。我不怕,我行得正坐得稳,不怕什么,我没有抱半点私心。张玉环能得到多少赔偿那是他的事,我也不参与。我的压力里面,主要是家人的担心,我孩子也有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就是怕给他带来压力。

    新京报:张玉环回家后,你的生活有受到影响吗?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