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拍的照片她通常会洗三份,一份自己带在身边,一份放在张家,还有一份随她探视的时候带给张玉环。

    1998年拍的一张照片,张宝仁闭了眼。他在照片背后用圆珠笔写了两行字,“爸爸你好:爸爸我这次照相,没照好,请原谅。等你回家来我们再一起照相。”落款处有他的名字,日期是4月19日。

    27年里,张玉环一共收到过17张照片,这是他能捕捉到家人变化的全部痕迹。

    在狱中,他没有停止申诉。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张玉环刚到南昌监狱服刑,被分去做衣服,因不服判决,他用剪刀把做的衣服全部剪掉,被管教罚禁闭。哥哥张民强知道后,一边安抚他,一年继续和他一起申诉,“我们就写给最高院、最高检、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一个礼拜写一封,四个地方都写一遍,一个月就过去了。”张玉环在监狱里面一周寄一封,张民强在外面也同样,一直到2017年。

    2016年,江西乐平奸杀案再审。原告被改判无罪。这让一直申诉的张民强看到了希望。

    同样关注此案的还有曾在附近北岭林场工作的医生张幼玲。他联系江西的一位记者,又找到报道乐平案时结识的律师王飞和尚满庆。

    宋小女是在福建得知有记者关注张玉环的案子,她立即定了回江西的票。接受完采访,她觉得“张玉环有救了”。回到福建,在饭桌上她突然想到此事,先是大哭,然后笑到停不下来。“疯了,我老公说。”那天,她最终被家人带去医院打了镇定剂。

    2018年6月,江西省高院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2019年3月份决定再审,2020年7月9日进行公开审理。8月4日,江西省高院宣判张玉环无罪。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