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1

    并不是所有伤痕都足以示人。比如,宋小女几乎不向外人提及左手腕上表盘大的疤——在深圳打工时,她自己用烟头烫的,她想念儿子和丈夫,“白天打工,晚上咬着嘴巴哭,过得跟狗一样”。

    “小女”是“幺女”的意思。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张玉环被捕那年她23岁,此前的人生,她从没为生计忧虑过。因为身体不好,她一年级读了4年,偶尔帮家里放牛。嫁到张家后,张玉环包揽了春种秋收的几乎全部农活,农闲时,他去上海、福建两地做木工活,到县城里拉板材,打零工。家里的柴米油盐、人情往来也都是张玉环负责操持,宋小女觉得自己“被宠得像女儿”。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1993年秋天。那年10月27日,26岁的张玉环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带走。那时,家中两个儿子一个3岁,一个4岁。

    一家四口从那时起分在四处:张玉环在看守所,大儿子由奶奶照料,小儿子在交给外公,宋小女外出打工。此后的26年,这个“家”再没完整过。

    受害者家属把怒火发泄到张玉环母亲张炳莲和妻儿身上。“来我家抢走粮食,往房子里扔石块,一块就砸中了我的头。”宋小女回忆,为了躲避报复,她听了婆婆的话,带着两个儿子回到娘家。年迈的父亲已经由哥哥们轮流赡养,她和儿子便随着父亲在各家“流浪”。

    “杀人犯家属”在村里像过街老鼠。宋小女昔日最要好的姐妹见到她都会扭头绕行。实在难过时,她会独自跑到山上哭一哭。

    在南昌打工的两年,歇工时宋小女就往省公安厅、政法委、法院跑,不认识路只能打车,她心疼“花了很多冤枉钱”。

    为了省钱,坐在出租车里,她老远就开始张望单位名字,看到后立刻要求司机停车,她自己走过去。

    一次,工作人员被她问烦,说“一个女人家,这里跑那里跑,难道家里没有男人了吗?”

    “我家的男人一个8岁,一个7岁,可以吗?”宋小女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