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夏末秋初,在新安源有机茶右龙基地,方五洪正在茶园里修剪茶棵、翻松土壤、施有机肥、除草,为来年的春茶生长做准备。

    “以前茶棵地里用除草剂后,土质很松,挖茶棵地不是很吃力。这些年,我们这里搞有机茶,合作社都建议我们不要用农药,对茶叶品质好。虽然挖起地来有点累,但是为了茶叶的质量,我觉得也值得。”方五洪说的正是农药集中配送体系建设这项工作。

    近几年,休宁县建立了96个农药集中配送网点,最大限度地减少农药的使用;今年来还逐步推广“生物农药+黄板”的病虫害绿色防控模式,休宁全县扦插黄板280万块,推进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推广测土配方肥施用面积达到57.4万亩,建成有机肥替代化肥示范片16个。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越来越高了,喝茶也不例外,更加追求有机和无公害,而我们守着这么好的生态环境,更应该把茶叶的品质做好、做出名气。”休宁县新安源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方国强说。

    近年来,休宁县立足生态优势,紧紧围绕“两茶一花一鱼”等特色产业,以规模化、产业化、绿色化、融合化为重点,着力推进乡村产业发展及农业产业化经营,农业产业化经营呈现出领域拓宽、质量提升、后劲增强的良好发展势头。

    据悉,2019年,该县茶叶产量达到1.2万吨,实现产值9.89亿元,综合产值达到32亿元,茶干加工产值达到4亿元;推进绿色徽菊产业发展,菊花基地面积达到3.8万亩,实现产值3.7亿元;累计新建绿色高效产业示范基地3.65万亩,跻身2019中国茶业百强县、省级特色农产品(泉水鱼)优势区,荣获“中国山泉流水养鱼第一县”荣誉称号。(完)■观察家高考命题人实质是一个拥有着“特殊权力”的“岗位”,而依靠这种身份去参与课外培训,甚至将之作为“卖点”,其本身不无“权力变现”的意味。日前,浙江考试院宣布,因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一文而引发关注的浙江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陈建新,已被停止参加国家教育考试工作(含高考评卷等)。而曾担任浙江省高考数学命题人的李胜宏,近日也卷入一场“走穴”风波。有消息称,李胜宏长期在民营培训机构授课,而涉事机构的培训范围包括“高考冲刺”。8月13日,新京报记者联系涉事培训机构“浙江奥林教育”,有工作人员确认,李胜宏在此任教多年,而且“不只是老师”。

    工商信息显示,浙江奥林育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李华,成立于2008年11月26日。而根据网络爆料,李华为李胜宏的侄子,这点也需要查证。命题、阅卷的公平公正,是保障高考公平的核心环节,社会也有着很高期待。这一点在《生活在树上》一文所引发的社会讨论,以及对阅卷组长“卖书”等行为的质疑中,已经得到充分反映。相对来说,社会对高考命题人的“要求”,甚至比对阅卷人更高。因为它涉及更严格的保密要求,也可能影响到更大层面的高考公平。从这个意义上说,高考命题人被曝长期参与课外培训,显然是一个需要被严肃对待的问题。公开资料显示,李胜宏是“浙江省高考数学命题人”,多次以“高考数学命题人”身份出席活动,并在教育培训机构“任教很多年”。且引人注意的是,其任教的奥林教育,还专门办有高三年级“冲刺班、强基班”。由此可以说,这个命题人与部分“答题人”的“距离”其实是非常近的。因此就断定这里面一定涉及泄题,当然有失偏颇,但“既是出题者,又是指导员”,难免引发社会对其公正性的疑问。要在这两个身份上做到“平衡”,对其本人来讲也要求极高。甚至网络上还有爆料称,奥林教育每年寒暑假和节假日都会举办奥赛冲刺班,每次广告都可以精准直达浙江省各中学竞赛分管领导和骨干教师。这类信息的真实性,当然还有待核实,但有奥林教育工作人员回应称,李胜宏在培训机构的身份“不只是老师”,这也让人对其与培训机构的真实关系产生联想空间。因为,他与培训机构的关系越紧密,培训机构的市场“号召力”就可能越大,但相应的,他与高考命题人身份的违和感就越强。那么,高考命题人到底能否参与培训机构活动?目前公开信息中,尚未见明确规定。但综合媒体报道来看,命题人与“答题人”之间需要建立必要的“防火墙”,应是不争的事实。如新华社报道称,所有参与高考命题者都需要签署保密协议,“三年之内,命题人不许以参与高考命题的名义进行商业宣传,不能用于学校和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还有说法称,在高考命题人的遴选上,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一般会坚持“一优、三非”的原则。如孩子是当年的考生,不能参与命题;高三的老师不能被选拔;参与高考培训的任何人员,也不能参与高考命题工作。这些原则要求是否完全属实,还需要权威部门给出明确答案。但显然,这符合社会对于高考命题公平的期待和要求。而以命题人身份参与课外培训,恰恰与这些要求和期待相冲突。必须承认,高考命题人实质是个拥有着“特殊权力”的“岗位”,而任何一种权力都应受到相应的规范和约束,否则就容易逾矩。依靠这种身份去参与课外培训,甚至将之作为“卖点”,它之所以引发争议,就在于这种行为本身不无“权力变现”的意味。即便没有实质性的泄题操作,至少也有“瓜田李下”的嫌疑,并影响到社会对于高考严肃性的观感。因此,作为浙江高考命题人的李胜宏参与课外培训,到底是否合规?是钻了规则不完善的空子,还是规定执行有待加强?相关部门都应该给出一个明确说法。高考无小事,高考阅卷人、命题人的相关行为引发争议,也在情理之中,而未必是舆论“小题大做”。目前,语文阅卷人一事已得到正式回应,为事件处置开了个好头,希望有关命题人的走穴风波也能够得到公正、透明的处理。这并非针对某个具体的人或机构,而是维系高考公平之必须。□重舟(媒体人)在贫困县的豪华学校里,教育大旗更像是一个幌子。4层喷泉的“鲤鱼跳龙门”水景,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很难想象,此番布置,竟然是陕西摘帽不久的深度贫困县镇安县的一所新建中学。据报道,镇安县2019年地方财政收入为1.78亿元,而这所中学总投资高达7.1亿元,并因此债台高筑。举债建校,乍听似乎挺励志,但这所豪华学校里,到处都是与实际教学无关的设施,比如气派的仿古牌坊式大门、16尊石刻鲤鱼、水车、栈道……对此,镇安县委一位干部介绍,将校园建设为仿唐式建筑风格,是由于当地要打造唐文化,以“促进文化和旅游融合”。然而,学校就是学校,建造校园也不是旅游项目。说白了,在一些地方主政者的工作思路里,还是面子工程和政绩工程占据主导地位。换句话说,在这样的豪华学校里,教育大旗更像是一个幌子。

    “再穷不能穷教育”当然没错,增加教育投入也没错,但这不等于可以胡乱决策,失去财政预算执行约束该有的刚性,也不等于可以穷极奢华却罔顾教学设施应有的实用价值。早在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就针对中西部教育发展,提出各地要合理布局普通高中,优先保障乡村高中,严禁建设超标准豪华学校。作为中西部的贫困县,当然要优先发展教育,但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而今年5月20日,北京也发布教育经费使用方案,明确提出严禁建设豪华学校,确保经费用到刀刃上。北京尚且如此,贫困县更应如此。一个学校的建设质量好不好,既要看硬件,也要看软件。有这些打造喷泉、假山的钱,倒不如多引进一些优质师资,多采购一些先进教学设备,把学生的吃饭和住宿服务质量搞上去。另外,这所豪华学校暴露出诸多形式主义。比如报道称,该校阅览室空间利用率很低,偌大的挑高中庭内仅摆放了一张沙盘;再如新校距县城14公里,而大部分教师家在县城,并不会入住,可能造成公寓楼闲置。更刺眼的是,据记者实地查看,在该校行政办公楼内,挂有“副书记”“课管处主任”标牌的办公室,目测面积都在30平方米左右。而镇安中学作为副县级单位,参照《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其书记办公室面积都不得超过24平方米。目前,涉事学校已交付使用,哪怕公众有质疑,也只能接受这一现实。需要反思的是:涉及公共利益的工程,不妨在开工前,就把相应的规划设计公之于众,接受舆论评议,进而从源头上给予纠偏,遏止住奢侈浪费之风和形式主义之弊。校园不便拆了重建,思想却是可以重新洗礼的,责任也是可以回溯追究的。涉事学校在规划审批中,有没有程序违规?相关责任人有没有违反工作纪律和原则?这些都该有个解释和回应。□樊成(媒体人)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