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美国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管为“外国使团”外交部: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北京8月14日电(记者梁晓辉)就美国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管为“外国使团”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这是对中美合作项目正常运作的妖魔化污名化,中方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据媒体报道,美国日前表示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管为“外国使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称,孔子学院美国中心是中共扩大全球影响力的宣传机构的一部分,你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回应说,美方有关做法是对中美合作项目正常运作的妖魔化污名化,对此我们表示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赵立坚指出,孔子学院是帮助各国人民学习中文、了解中国、加强中国与各国教育文化交流与合作的桥梁和纽带。长期以来,美国孔子学院都是大学自愿申请,中美大学本着相互尊重、友好协商、平等互利的原则,合作成立的。其运作管理公开透明,严格遵守当地法律,恪守大学各项规范,为促进中美人文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受到所在大学和美国各界的普遍欢迎。

    赵立坚称,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一己之私利,对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中美合作项目正常运作粗暴干扰、横加阻挠,完全不可接受。我们也注意到蓬佩奥在其声明中大量引用毫无事实依据的所谓报告和报道,其无中生有,罗织罪名打压孔子学院的用心可见一斑。

    “我们敦促美方摒弃冷战零和博弈思维,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将有关教育交流项目政治化,停止干扰中美间正常的人文交流,停止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赵立坚说,“我们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完)

    北美观察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北美华人:饱受攻击与污名化加拿大最大的私人电视机构——加拿大电视(CTV)当地时间12日发表了一篇报道,题为《研究显示:多伦多华人社区控制新冠病毒的努力被污名的阴影笼罩》,报道援引一家研究机构的结果指出,多伦多华人社区在今年年初为遏制新冠病毒传播而进行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被当时的污名和对华仇视所掩盖。这个报道引起了很多华人的共鸣。自从疫情暴发以来,华人积极加强自我防护,因此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口比例非常低。与此同时,华人则通过各种途径从国内购买口罩积极捐献给加拿大社会各界。可以说,华人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为所有族群做出了榜样。然而,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却是,华人是这场疫情当中唯一背负了污名的族群。这篇报道援引的是约克大学灾害与紧急状况管理系教授阿依达·马木吉(AaidaMamuji)领导的小组最近所做的一项课题研究的报告。在这个题为《新冠疫情期间针对华人污名的舆论进行扩大研究的初步报告》(EXPANDINGTHENARRATIVEONANTI-CHINESESTIGMADURINGCOVID-19-InitialReport)中,有这样一组数字:在2020年3月,当加拿大的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有61%的加拿大人认为,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中国流感”是不可接受的。然而到了6月份,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有50%接受调查的华人说他们曾经遭受过直接或间接的种族主义攻击。也就是说,华人积极控制新冠疫情蔓延的努力不仅没有随着时间而得到承认和尊重,反而遭到了更多的不公正对待、种族歧视甚至人身攻击。5月份,由加拿大华人社会公正全国委员会(CCNC·SJ)委托科伯特调查公司(CorbettCommunication)对531名多伦多、315名温哥华和218名蒙特利尔市民所做的电话民调结果显示,21%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如果他们不戴口罩,在公交车里坐在一个亚裔或华人旁边会感到不安全,25%的受访者对此不愿表态。4%的人认定所有华人或亚裔都携带新冠病毒,10%的人对此不确定。

    前一项对华人的调查,与后一项对非华裔的调查,所得出的数字几乎可以相互印证。这份报告肯定了华人的积极贡献并指出,华人社区从一开始就帮助加拿大应对新冠病毒的蔓延,如果华人没有及早采取措施,那么,加拿大的确诊人数将会更多。不过,报告并没有对华人被污名化的原因做出结论。然而,根据记者的观察,至少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发现问题。一、种族主义在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日渐猖獗问题是明确的,最近发生在西方各国,尤其是美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黑人抗议运动已经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问题远比这些抗议活动更严重。不仅是黑人,华人和其他族群同样遭受着歧视与不公正待遇,在西方国家,歧视是普遍的,而不是个别现象。引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说法,加拿大的种族歧视问题是系统性的。牛津词典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解释是:这是种族主义的一种形式,被嵌入社会或组织的常规实践中。它可能导致诸如刑事司法、就业、住房、医疗保健、政治权力和教育方面的歧视等问题。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如今,随着民粹主义在西方的粉墨登场,针对移民和少数族裔的歧视越来越公开化,虽然这些歧视有的是以打击非法移民的名义,有的是以限制某种宗教蔓延的名义,而有的是以意识形态的名义。在一些西方政客别有用心的引导下,如今西方的民粹主义正在把矛头集中在意识形态与西方不同的中国身上,在打压中国的过程中,海外华人自然也受到负面影响。新冠疫情的暴发,让西方种族主义分子找到了向华人泼脏水、污名化的借口。如果没有新冠疫情,他们也一定会找到其他借口。借口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目的就是打压中国,以及与中国有着天然联系的华人。二、政治人物利用反华情绪谋取政治私利眼下,加拿大两大政党之一的保守党正在进行党首选举。德里克·斯隆(DerekSloan)就是几名主要候选人其中之一。斯隆在4月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并发出公开信,指责华裔的联邦首席医疗官谭咏诗把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疫情的判断如“鹦鹉学舌”一样传递给加拿大人,他为此怀疑谭医生是在“为中国工作”。此举引来加拿大一些正义人士的批评,安大略省保守党国会议员在4月28日下午举行特别会议上敦促斯隆道歉。自由党、新民党,以及社会各界的很多重要人物都公开要求斯隆道歉。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4月23日的例行讲话中,对斯隆的种族主义言论予以公开批评。但是,这些都没有对斯隆的政治前程带来什么影响,他不仅拒绝为此道歉,还依然是保守党的党首候选人之一。显然,在保守党内部,依然有不少人支持他,这个比例在保守党的支持者当中,也是一个不容忽略的数字。斯隆的竞选口号是“加拿大第一”,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儿耳熟?与那个“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颇有异曲同工的感觉。是否能争得“加拿大第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个口号蛊惑下,利用反华情绪拉到选票才是目的。可以说,政治人物利用反华谋取政治私利,使得他们在利用新冠疫情向中国和华人泼脏水方面不遗余力。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挑华人来破脏水而不是其他族裔呢?三、利用污名化华人以谋取利益有其历史根源污名化华人、歧视华人,在加拿大是有历史可寻的。19世纪后期,大约1.5万名华工参与修筑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最危险的路段,并为此付出重大生命代价。据加拿大的统计,从温哥华到卡尔加里的这段铁路上,每一英里的路轨平均就牺牲一个华工的生命。这条铁路的开通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终同意加入加拿大的政治条件,也就是说,加拿大最终得以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华人作出了贡献。但1885年铁路竣工后,加拿大政府却通过《华人入境条例》,用征收高额“人头税”的办法限制华人定居和入境。该“人头税”起初是50加元,后来增至500加元。当时的50加元大约相当于一个普通加拿大人2年的全部收入,而华工的收入远远低于其他加拿大人。据加拿大百科全书(电子版)援引的数字,仅从1885年到1923年,加拿大政府向8.2万名华人移民征收人头税的总额为2300万加元。按照平价购买力计算,1900年的2300万加元,约合2020年的7.1亿加元。而加拿大当时对华人的污名化也非常盛行。加拿大皇家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是这样描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首府维多利亚唐人街的:“中国人聚居的地区是维多利亚最肮脏、最令人作呕的地方,疾病和恶习在这里孕育,拥挤不堪,污浊和闷热污染了周围的空气。”这份报告把疾病与华人联系起来。作为一家严肃的媒体,《谈话》在有关历史上借助疾病对华人污名化的报道中指出,“政治家越来越多的种族主义言论,例如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新冠病毒错误使用“中国病毒”一词,通常是种族暴力的第一步。但是一百多年前,北美的白人发言人曾将中国人标记为“对白人是危险的”,他们生活在“最不健康的条件下”,其“道德标准远低于我们的道德标准”。如此看来,一百多年前,北美白人的论调与今天美国和加拿大某些政客的言论是不是如出一辙呢?(总台记者张森)北美观察丨美国儿童新冠感染者激增校园重启遍布陷阱美国儿科学会和儿童医院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地时间7月9日至8月6日,美国儿童感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4周内激增90%。近期儿童感染病例快速增长的原因,与成人病例激增有关,也与青少年聚会活动以及学校复课等因素有关。与此同时,不时传出的返校学生确诊引发大面积隔离,以及大学运动员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消息,令校园重启之路遍布陷阱。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2日继续鼓吹学校复课,再度招致各界批评。儿童病例激增根据美国儿科学会和儿童医院协会本周联合发布的报告,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已有超过38万名儿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且近期儿童感染病例数快速增加。

    数据显示,7月16日至7月30日期间,至少有97078名美国儿童新冠检测呈阳性,超过3月以来全美儿童确诊总数的四分之一。而从7月9日到8月6日,美国儿童感染病例从超过20万例增至超过38万例,4周内增长了90%。数据还显示,儿童病例占报告病例总数的9.1%,每10万名儿童中,就有501人感染。美国儿科学会称,目前看来,儿童新冠重症病例非常少见,但各州需要继续报告检测、确诊、患者入院情况、不同年龄段死亡病例等详细信息,以便继续记录和监测新冠疫情对儿童健康的影响。美国儿科学会传染病委员会副主席肖恩·奥利里呼吁,应认真对待儿童感染病例。他表示,在过去几周,导致儿童感染病例增长的因素有很多,包括检测的增加、儿童流动的增加,以及普通人群感染的增加。“当你看到普通人群中的感染增加时,你会看到儿童中的感染增加。”他说。美国儿童感染病例快速增长的情况,已经引发美国社会高度关注。分析认为,儿童病例主要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等“阳光地带”,这些地区成人病例激增,可能导致儿童病例上升。此外,儿童病例快速增长还可能与学校复课等因素有关。千人隔离事件上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以北约44英里的切罗基县学区开学第一天后,由于一名二年级学生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导致20人隔离。根据学区提供的名单,截至8月10日晚,已有38名学生和12名工作人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而到了8月12日,该学区内已有1156名学生和37名工作人员被隔离,总隔离人数已达1193人。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这个有4.2万名学生的学区已经列出了19所小学、初中和高中的40个病例,目前尚不清楚这些病例的检测结果是否都呈阳性,或者有些只是接触到感染人群的“风险病例”。该地区会定期进行接触者追踪,从而确定哪些人可能暴露于新冠病毒之中。当地时间8月11日,该学区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建立一个系统来快速联系跟踪、强制隔离,通知父母并向整个社区报告病例和隔离的原因。我们毫不犹豫地隔离了那些可能接触到确诊人员的学生和工作人员。”切罗基县学区“建议”但不强制学生或工作人员佩戴口罩。自上周美国社交媒体疯传一张不戴口罩的学生肩并肩挤满了走廊的照片后,切罗基县学区总监布莱恩·海塔尔给家长写了一封信,试图说明这张照片未能全面反映实际情况。“我们几个校园的高年级学生在放学前拍摄的集体照片引起了人们的担忧,这些学生可能没有意识到口罩的重要性。”海塔尔写道,“经过调查,我们了解到许多学生经常戴口罩,但我们必须继续提醒所有学生,当你不能保持社交距离时,佩戴口罩是非常重要的。”佐治亚州州长布莱恩·肯普在8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对全州学校重新开放“感到满意”。不少家长则对此表达了反对意见。切罗基县的家长希拉里·波特菲尔德表示,她对当地处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做法感到“沮丧”。她认为,阳性病例的出现应该成为该地区的危险信号,“失控只是时间问题”。大学赛事推迟除了对中小学复课造成影响,疫情反弹还令美国高校的体育赛事充满变数。8月11日,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下属联盟——十大联盟(BigTen)投票决定推迟大学橄榄球和其他秋季赛事,理由是担忧新冠疫情。同日,太平洋十二校联盟(Pac-12)也宣布取消新赛季。十大联盟表示,这一决定是在与医学专家磋商后做出的,这些专家包括该联盟新兴传染病工作组和运动医学委员会的专家。除了橄榄球,这一决定还会影响越野、曲棍球、足球和排球赛季。十大联盟专员凯文·沃伦说:“继续让我们的学生运动员在秋季比赛,其潜在的医疗风险有太多不确定性,这一点已经很明确了。”他还表示,该联盟将评估春季赛事的可能性。十大联盟是NCAA的五大超级联盟之一,它由14所大学组成,成员包括密歇根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等几支橄榄球强队。目前还不清楚如果学校不同意延期,是否会被允许寻求其他选择,比如脱离联盟。此外,太平洋十二校联盟(Pac-12)也于8月11日投票决定,取消秋季赛季。不过,NCAA的另一个子联盟——大十二联盟(Big12)8月12日宣布,已经决定推进秋季体育赛事,包括橄榄球赛季。该联盟专员鲍勃·鲍尔斯比在一份声明中称,虽然有不同声音,但联盟对自己能够提供的防控能力感到“满意”。抵制校园重启在疫情反弹的严峻形势下,特朗普施压校园重启、推动体育赛事、淡化儿童疫情的做法,正在面临来自家长和教职工的广泛批评。当地时间8月12日,特朗普在一场邀请家长、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员参加的活动上,继续呼吁学校系统重新开放。他批评说,一些学区计划让学生在某些日子返校上课,而在其他日子远程上课,旨在确保足够空间可以维持社交距离,这“有点可笑”。不过,特朗普当日没有提出任何帮助学校重启的具体措施。此前的8月11日,特朗普称如果大学橄榄球赛季取消,那将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当日证实,特朗普想要看到大学橄榄球联赛“安全重启”。而引起最大争议的,是特朗普在8月10日的白宫疫情简报会上坚称儿童“基本上对病毒具有免疫能力”,由此证明学校应该在秋季重新开学,恢复线下教学。“我认为学校必须开学,我们想让经济运转起来。”他说,“在我看来,大多数情况下,孩子们不会病得很重,他们不会轻易染上这种疾病,而且……他们不会把这种疾病传染给其他人,或者不会轻易传染。”但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一说法缺乏依据,近期研究发现,确诊儿童覆盖各个年龄段,没人敢说绝对免疫。《华盛顿邮报》则在一篇题为《不要再以不实之词为学校复课辩护了》的评论文章中称,儿童传染是一个事实,根据来自韩国的一项研究,10岁及以上儿童的病毒传播能力至少与成人相当。而根据《美国医学会小儿科期刊》的研究,同样在上呼吸道部位,5岁至17岁儿童及青少年的病毒载量水平与成年人相当,5岁以下儿童的病毒载量是成年人的10倍至100倍。在这种充满变数的情况下,当前美国家长和教职工对于学校复课疑虑重重。达拉斯独立学区总监迈克尔·希诺霍萨此前表示:“家长或许会原谅我们在教育孩子上犯的错误,但绝对不会原谅我们对孩子身体健康造成的损害。”有调查显示,接近一半的家长和教职工表示,目前不愿让孩子重返校园,也不愿返校工作。(央视记者顾乡许骁)新华社上海8月14日电(记者仇逸)“从本科、硕士到博士,我一直从事生态科学研究,我的理想就是做一份对环境修复有帮助的事。”瑛菲生态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丰毅告诉记者。和许多喜欢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的大学生不同,王丰毅在实地观测和劳动中度过了大量学习时间,他看到修复工人的辛苦劳作和并不理想的修复效果后,萌生了创业的想法。2017年,还在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读书的王丰毅和3位同学凭着对生态修复的共同热爱走到了一起,组队开始创业。如今,他的团队已经扩容到20多人,研发的“生态界面修复系统”项目已经成功运用于新疆伊犁盐碱地修复、河北草地修复、平湖海岸带修复和上海、江苏城市河道、湿地公园建设等。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