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澎湃新闻检索法信APP发现,在天津高院2012年再审的“王磊诉北辰区人民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案”中,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王友莉、孙灼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不加以限制地过宽给予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会增加司法人员的责任风险。”

    文章称,“2010年7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联合下发《关于对司法工作人员在诉讼活动中的渎职行为加强法律监督的若干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具有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司法行为,可以认定为具有涉嫌渎职的行为,依法查处。因此,放宽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范围会加大司法人员的责任风险,在具体实施中应当慎之又慎。”

    值得一提的是,“司法人员的责任”,正是不少平反者想通过巨额赔偿申请予以体现的地方。

    李锦莲在4140万的国家赔偿申请书中,如是解释其要求按日均工资10倍赔偿的理由,“不如此,则不足以警示司法机关;不如此,则不足以昭示错案的危害之烈;不如此,则未来中国的错案纠正将仍然会一拖再拖、遥遥无期!”

    而被问到吴春红申请1800万赔偿,但大概率只会获得“两项赔偿+35%原则”的262万,为何仍要“狮子开大口”时,李长青说,“我们是想通过这个数字来提示司法机关,司法不当,给当事人造成的损失伤害有多大。就算真给1800万,多吗?”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办副主任祝二军透露,最高法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精神损害赔偿标准,力求更有效地发挥国家赔偿工作保障人权的职能。目前,该新的标准仍在制定中。

    贺小电认为,制定新标准非常必要,“国家赔偿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怎么赔应该有国家的统一规定,而不是地方各自为政,经济发达的、当事人会吵会闹的,就多赔;经济落后的,当事人老实的,则少赔。这样,会弄成新的不公平,有悖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同时,扩大国家赔偿的项目、增加赔偿比例也是必要的,“毕竟人家失去了夜以继日的人身自由,遭受了不能与亲朋好友相处的快乐,失去了展现自己人生价值、追求自己梦想的机会……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国家对遭受冤屈后公民真心实意的道歉。”贺小电说。

    “此外,还要辅之以有关国家工作人员承担一定比例责任的惩罚制度,让失职以及违法犯罪的司法人员也体会一定痛苦。”他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