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近年来,事业单位招考专业资质审核问题频频见诸报端。2017年6月,《中国青年报》曾以《在吕梁,世界史不是历史学》《文学硕士掉入“文字迷宫”》《为什么总要证明“法律硕士(非法学)”的身份》《这次,连“中国史”也不是“历史学”了?》等为题,连续报道了类似情况。这些报道不过是“冰山一角”,从网友们新近评论中依然可以看到,一些考生仅因为专业名称不符,就被事业单位招考拒之门外。问题背后,高校专业命名、人社部门和用人单位专业资格认定等环节,均难辞其咎。早些年,高校专业设置较为自由,存在一味追求热门现象,教育部在规范专业目录之后,很多热门专业在新目录中找不到专业依据。当下,一些高校在专业设置上又开始打“擦边球”,比如,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和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尽管都属于艺术设计专业,但括号中只是一些高校自定的专业方向,有的就是一个名称而已,专业实质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不过是为了吸引生源,实现所谓的“差异化”竞争。这些不规范的专业命名,导致毕业生找工作时可能会遭遇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由于对专业了解不透彻,有些地方人社部门在制定招聘专业目录时,分不清一级学科和二级学科的区别,将几个二级学科和一级学科并列。一些用人单位就照章办事,僵化执行。有些用人单位不清楚教育部公布的新旧专业目录之间的差别,几个旧专业整合为一个新专业,用人单位往往只认新名称,不认旧名称。还有单位在招聘专业表述上过于随意,模糊不清,如“新闻”与“新闻学”,“法律”与“法学”,“艺术设计”与“艺术设计学”,“心理学”与“应用心理学”等,一字之差可能属于不同专业领域,但也可能是相同专业的不同表述,用人单位并未作出实际区分和说明,有的甚至让学生为一纸证明来回奔波。然而,面对舆论质疑,不少招聘单位甚至理直气壮,他们是在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差一个字都不行”,既体现了一些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的权力傲慢,也反映出其思想观念、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的僵化。招聘专业设置不严谨,可能损伤到大量报考者的直接利益。面对一些不合理的设定,多数考生都只能深感无奈,默默选择放弃。少数被媒体关注的考生,要么选择行政复议,要么选择上诉到法院,但往往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成本,最后讨来的不过是一个“说法”,考生很难得到实质的救济。还有些招聘岗位限定一些特殊专业和方向,难免叫人产生联想,让社会公平大打折扣,凡此种种,减损的都是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在年轻人中的公信力。总之,招聘专业要求的设置、专业资格的审核与认定,既关乎考生的利益,也关乎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的形象和社会公平,需要高校、人社部门和用人单位谨慎对待。高校在专业命名上应当实事求是,不钻空子,人社部门、用人单位更要本着为学生前途和命运负责的态度,及时关注专业目录的变更,明确和细化招聘考试中的专业要求,使招考环节经得起舆论的质疑和社会的检验。胡波(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来源:中国青年报

    大连回应南京一市民经大连飞往日本后新冠检测呈阳性的有关情况

    8月14日上午,大连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最新进展和防控措施等情况。

    大连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赵连介绍,8月12日,大连市卫健委接到通报,8月10日1名南京市民乘CZ6190航班从南京至大连,8月11日从大连市乘JL820航班从大连至日本,在日本入境时新冠病毒唾液抗原检测阳性。

    大连市卫健委高度重视,立刻对其在大连市的活动轨迹进行了调查核实,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管控,并第一时间将相关信息横传南京市卫生健康部门。目前,大连市已追踪到其来大连航班及在连期间密切接触者50人,均已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疫点已完成了消毒处理。

    (总台央视记者李承泽曹志宇)

    8月14日电据希腊《中希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3日,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宣布,过去24小时,希腊新增204例新冠确诊病例。目前全国累计确诊6381例,累计死亡221例。鉴于病例不断增长,专家表示,希腊离第二波疫情已越来越近。

    据报道,希腊感染病例近来持续增加,在8月12日当天更是创下了262例单日新增感染病例数的最高值。12日新增的所有病例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塞萨洛尼基市的一所养老院里发现36人感染,其中33人为养老院居民,3人为工作人员。

    根据初步调查,一名工作人员在近期参加了一场音乐会后被感染,返回工作岗位时,病毒被带进了养老院。被感染的老人大部分属于无症状感染者,部分病情较为严重的已被送往当地医院进行救治。

    相比老年人这一极易受感染的弱势群体而言,年轻人的情况似乎也不乐观。希腊卫生部长基基利亚斯12日称,希腊感染者的平均年龄已降至36岁。他呼吁年轻人遵守防疫规定,采取保护措施。

    对于不断增长的病例,雅典大学医学院卫生与流行病学系助理教授马约克尼斯说:“我们可以看到,希腊离第二波疫情已经越来越近,如果我们不能严格遵守防疫措施,10天后我们看到的每日的病例增长可能到达600到700例。”别人家的书架,为什么充满魅力朋友来我家,多半会有蹲下来的时刻。无他,都是因为我那书架的特殊构造所致。那是一个从淘宝购得的立式书架,纯白色的格子参差错开,以适应不同体积的书本摆放。没有万历柜的文雅,也缺少系列精装本林立的震撼,可它就是能轻轻松松让房间里的装饰画、摆件和植物都失了色,牢牢锁住来访者们的目光。我曾有意做过一个小实验,发现每次去厨房切完水果回来,对方往往正“屈尊”一蹲,好细细打量最下面一排的“书景”。与“书非借不能读也”相通的,是“别人家的书架总是充满魅力”的道理。它首先满足的是窥视和拜访他人灵魂的欲望,因为书架是私人化旨趣最直观的呈现,通过人的外表看起来模糊不清的,扫一眼书架便一目了然。

    《纽约客》杂志曾专门通过一组漫画揭示道:看完别人的书架,不对对方品头论足是多么困难。布满“必读推荐书目”的书架,怎会不让人产生“困在高中时期”的印象?在零星几本书边还挤个鱼缸的,也难逃“有风格但肤浅”的判断。唯有高高的书架堆放着略显杂乱的书,最好旁边再备上个书梯,才会被赞“真正的读书人”。当然,真正的读书人有时是不愿轻易把书架示人的,或许是因为其间掩映着太多思维的痕迹,或许是因为那是内心深处最私密的“瓦尔登湖”。所以据说平时待人总是很亲切的董桥先生,在被邀拍摄家中书房场景时,都会立即笑着打断:“不行不行,这种事怎么可以,可不能让那么多人看。”根据主人风格的不同,逛书架的乐趣点也会有所差异。对于比较熟识的朋友,大可以直言不讳地互相点评,顺便揶揄下译本和版本选择的失手。比如我那本中学时期购买的《红楼梦》,就总被吐槽选得太不专业。所以此后入手经典书目时也学着讲究起来,至少要先跑到豆瓣上比一比版本优劣再定。有时候在书店里翻到一半的书,也会意外地在朋友的书架上发现,于是只要一个眼神,便能借回家继续轻松读完。而有些朋友的书架,则是自带“警钟”功效:每当看到其中最新被码上的学术书籍和从头至尾的勾画与笔记,自己都会默默发誓把封存在书箱里、阅读徘徊在五页左右的哲学经典重新翻出,争取这回一次看完……比起书籍本身的静默无言,逛书架其实是一个能引发讲书和聊书的动态过程。爱去书店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同感:无论宣称自己怎样兴趣广泛,我们对于其间书籍信息的接收总会被既有经验限制。就像我每次去外国文学一区,就习惯性直奔自己熟悉的海明威、苏珊·桑塔格、伊恩·麦克尤恩等几栏。类似朱利安·巴恩斯、赫尔曼·黑塞等作家的作品,几乎每次都会看到,也次次都有种无从下手的困窘。因为有关这些作家的背景知识我了解太少,自己也全然不知道他们试图探究何种人性问题、擅长勾勒怎样的文学世界。于是到我这里,他们便难免明珠蒙尘。后来我发现,对于这些难以开发的“冰河”,熟人推荐总是充满温度的破冰利器。所以每次拜访别人的书架,我都很享受拿起一本陌生的书后被“科普”的过程。从发现杂志书的阅读乐趣,到翻看某位小众荷兰作家的短篇小说集,再到能梳理清楚马华文学的大致脉络,这些我此前的知识盲区,都是在朋友的书架解说中被慢慢填补起来的。而这些“深矿”,必要站在他们的书架前才能挖得清晰透彻,不然在赶场式的饭局或聚会中,又哪能轻易发现这些隐匿的、妙趣横生的角落?除了身边亲友,我偶尔也有机会一睹作家、学者的书架。两年前,因工作关系,我有幸参观了一位经济学家的办公室,并重点留意了两个高大书柜中的“藏品”。其实到现在,很多书目都已记不清楚,可我却始终忘不了当时的震撼感。中国、韩国、美国、埃塞俄比亚、南非、印度……那是我第一次在别人的书架上看到如此“全球化”的元素呈现。也许那一刻,所谓的“推荐书单”已没有那么重要,学会像他一样,努力把知识的探照灯拉远、扩大,保持对更多种文化的好奇心,才是那个书架默默讲述的读书之道。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我关注的一位美食博主也主动分享了他的“饮食书架”:看完《食物与厨艺》三卷本,便能大致懂得烹饪在生物、化学层面的基本原理;一本《潮菜天下》,可以让你在进入潮汕地区寻味时更有方向;林裕森的《开瓶》一书,则避免了葡萄酒品鉴时故弄玄虚的套路,以轻松晓畅的方式带你观赏“酒瓶里的风景”……而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同样是品尝一道菜,他却能轻松说出创意点在哪里,味道的搭配有何讲究,而不只是刺激观众对食物的猎奇。对于我这个外行来说,这位博主的导引无疑帮我打开了通往书店饮食类书架的专业路径。现在不少美食类书籍的包装都争奇斗艳、夺人眼球,能否从中选出值得一读的好书,还真是需要借力一双专业的眼睛。这两天看了一部叫做《环形物语》的美剧,小女孩拿到一块陨石,竟得以与多年后已为人母的自己相见。由此周而复始,形成一个个环形。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有关逛书架的“环形物语”。2007年,我在叔叔家的书架上发现了《世界是平的》这本书,并由此打开了对国际问题的兴趣与想象,此后甚至还去读了个比较政治学的研究生。10年后,已经毕业的我在华盛顿见到了这本书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与他进行了简短的交流。那一刻,站在10年两端的自己好像实现了一场相遇。如果没有当年与那本书的偶遇,我会不会成为另一个自己呢?或者说,谁能说叔叔家的书架,不是早就埋伏好的那块陨石?任冠青来源:中国青年报第十届北影节将于8月下旬举办本报北京8月13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张敏)在影迷的翘首企盼中,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终于来了。本届电影节将于8月22日-27日举办。在今天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本届电影节主海报及形象大使正式公布。北京广播电视台台长、组委会副主席、秘书长余俊生介绍,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以“梦圆·奋进”为主题,突出“云上北影节”特色,采取线上线下联动形式,组织启动式、北京展映、北京策划·主题论坛、北京市场、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电影+、再相聚等系列活动。本届电影节将不设立晚会形式的开幕式,将以“启动式”呈现。余俊生介绍,本届电影节将发布中影集团青年影人扶持计划。此外,北京大学生电影节首次全面纳入北京国际电影节。

    “展映”是众多影迷关注的话题。据悉,“北京展映”今年将在内容和形式上实现新的突破,线上展映、电视展映、影院展映、露天放映4个部分同时满足影迷的观影需求。中国电影资料馆副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组委会副秘书长张小光介绍,线上展映将与独家网络展映平台爱奇艺合作,搭建北影节专区,设置12个单元,上线250部左右影片,首次一次性上线约50部境内外新片。电视展映则在北京卫视、影视和青年三个频道,循环播放20部中外优秀影片。露天展映也是本次北影节的一大特色亮点,将放映《庐山恋》《温蒂妮》等24部中外经典老片、优质新片。公益放映将覆盖怀柔区16个乡镇街道展映《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决胜时刻》等影片约30部、500场。来源:中国青年报我国卫星物联网星座实现星间激光通信本报北京8月13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邱晨辉)记者今天从中国航天科工获悉,“行云二号”01星、02星近日实现了建立链路流程完整、遥测状态稳定的双向通信,这意味着“行云二号”双星搭载的激光通信载荷技术得到成功验证,我国卫星物联网星座实现星间激光通信的最新突破。至此,两颗卫星自发射入轨开展在轨技术测试以来,核心技术均得到验证。5月12日,“行云二号”01星和02星两颗卫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这是行云工程α阶段的两颗技术验证星,由中国航天科工航天三江所属行云公司抓总研制。据航天三江相关负责人介绍,星间激光通信是一种利用激光束作为载波在空间进行图像、语音、信号等信息传递的通信方式,具有传输速率高、抗干扰能力强、系统终端体积小、质量轻、功耗低等优势,可大幅降低卫星星座系统对地面网络的依赖,从而减少地面信关站的建设数量和建设成本,扩大覆盖区域、实现全球测控。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