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邱明

    全村家家户户都进了水

    尽管村里的大喇叭已经喊了一夜洪水要来,可8月13日清晨,看到整个村子已经浸入水中时,村民还是很意外。他们没有料到,这只是开始。8点的时候,全村几乎家家户户漫进了水。地势高的房子稍好一些,水线在堂屋地面之上七八厘米的高度停住;地势低洼的地方,村民们估测有“一人多深”。

    董纪友和大多数村民一样,在洪水袭来时,并不清楚他们所在的青驼镇气象站点已经记录下了将近400毫米的雨水。这是一场当地近60年来最大的一场雨。

    80个村庄动员起应急力量

    时间再往前推,13日晚接近12点的时候。村里的大喇叭响了起来,一遍又一遍催促村民注意水情、低处住户向高处转移。与此同时,村里的各类微信群,信息提醒一个接一个。当晚,青驼镇的80个村庄,全部动员起了应急力量。“镇上也成立了一支,党员干部全上阵,包村到户。”青驼镇党委副书记周中军说,镇、村等两级,当晚动员起了大约1700人,挨家挨户排查隐患,孤寡老人、独居老人、贫困户被转移到临时安置点。是夜,近20名老年村民被护送到建在村委会办公室后面的日间照料中心。

    沂南多山地丘陵,村庄大多建在地势平坦的山脚坡底,平平常常的一场雨,就有可能造成蔓延全村的积水,所以村民们的住房,大多数地基尽可能抬高,高出街面半米甚至更高。村委会后面的日间照料中心,是一栋建成时间不长的楼房,大门前的台阶有7层,差不多是全村地基最高的房子。即使是这个高度,在14日上午8点的时候,洪水也已经逐级“爬”到了第6级。

    日间照料中心原本在14日有一场关爱孤寡老人的公益慰问,谁料被不期而遇的洪水打乱了节奏,原本要参加活动的本村十多名巾帼志愿者成员随着应急队伍连夜到日间照料中心值守。烧水做饭,照顾老人起居,他们努力把这里忙活成家的样子。

    用奔波阻挡洪水的肆虐

    挨到14日上午11点多,水线停住上涨。董纪友粗略盘点了损失:水井电机泡坏,电动车进水,老房子的大门被冲倒,最可惜的是偏房里的几千斤粮食底部也洇了水。“都得倒出来晒”。在心疼粮食的空当,董纪友也为斗沟附近的几个村子担忧,“都在一条线上,一个村进水,其他村也跑不了。”

    斗沟往西北的王家圈村,往东南的赵家岭村,与斗沟的灾情不相上下。雨水沿着山谷、水沟从高处倾泻,灌入南侧的蒙河。吸纳了两岸山洪水的蒙河,汹涌着漫上沿河两岸。

    蒙河向北10公里,是几乎与之并行的汶河。那里同样汹涌着山洪水。被汶河由西北向东南贯穿全境的蒙阴县,也与青驼镇一样,紧急动员起抗击水情的力量。那里的党员干部把水情视作命令、雨衣当做战袍,用左突右进的奔波阻挡洪水的肆虐。仅该县公安、交警部门,在13日夜间至14日下午,就出动警力1700人次,解救被困群众近百人。

    救人、保供水、保供电、保路通,洪水蔓延之处,这样的场景全时呈现。这次降水最大降水量站点出现在莒南县。这个县在13日晚上就根据气象研判着手防范,所辖16个街镇的党政领导、工作人员全员上阵。

    汹涌的沂河水在14日下午到达顶点。15时,沂河临沂水文站实测洪峰流量达到10700立方米/秒,造成了近60年来的最大洪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