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新京报:张玉环回家后,你的生活有受到影响吗?

    张幼玲:张玉环回来不回来都没有半点变化,唯一变化,可能就是来找我的记者多了。我在一家私人医院上班,合同一年一签,一个月工资1万块左右,前几年最多的时候到过两万,包括我现在给人家看病,都不知道赊了多少账给病人。我生活过得不错,所以他们说我为了钱有点可笑。

    新京报:以前受害者家属觉得你是“恩人”,现在角色调转了,你帮张玉环申诉,家属不理解,你心里压力大吗?

    张幼玲:你说我的压力放得下吗?我就算这辈子都放不下,但放不下也要放下。有人风言风语,他们的心意我都理解,但这些话有什么作用呢?我问心无愧。

    新京报:张玉环案件的真相到底对你有多重要?

    张幼玲:肯定重要,我是一个非常诚实的人,我当年总想,既然这个案情已经破了,为什么张玉环没有伏法,这个真相在哪里?我本着这个意愿找的记者,记者找的律师。

    对我这一生来说,我就要看真相到底是什么?这一辈子,从这个事发生到现在,为什么一直悬着的心放不下来?我去做这件事,不是在乎张玉环这个人,我是在乎真相。

    新京报:关于这个案件,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幼玲:张玉环回家后,我和他唯一的接触,就是前几天打的那个视频电话,我主要说了两件事,一个是张玉环人现在是出来了,但是怎么能打消村民对他的顾虑,这是我心里担心的。希望政府和媒体在这方面多做考虑,帮助他融入社会。另一个我也在想,这个案件也应该对受害者的家属有交代。

    有的媒体记者写,我还在一直寻找真相,我哪有什么力量,我一个平民百姓能找出个什么呢?只是说我内心的想法是这样,肯定有凶手杀了人,那么这个人在哪里?

    新京报:这个案子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张幼玲:这个案子对我人生影响很大,我确实是无意中卷入这个案件的。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