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幼玲前往江西温圳监狱探望同事,无意中得知,同监舍的张玉环一直在绝食喊冤,直到2012年张幼玲的同事出狱,张玉环仍在申诉。

    2016年底,张幼玲在报纸上看到江西乐平冤案平反,四名被告人宣告无罪,颇受震动。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主动找记者陈述案情,与张家亲属、律师们一起推动案件进程。

    他说自己从未后悔人生多次卷入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只觉得这辈子明明白白做了件事,“我帮他,不是因为在乎张玉环这个人,我在乎的是真相。”

    “我只是起了牵头的作用”

    新京报:有媒体把你定义为张玉环案的关键推动者,你怎么看待自己在案件中的角色?

    张幼玲:定得太高了。其实我在里面只是起了一个牵头的作用。努力起作用的,还是最早帮助案子的曹映兰记者、王飞律师、尚满庆律师,还有张玉环自己的亲属,这是实话。

    新京报:你做了些什么?

    张幼玲:我当时有几个疑点。第一,隔了那么久,张玉环为什么还没被枪毙?

    第二,我去温圳监狱探监的时候,我的同事说起张玉环的事,说他在里面叫冤,绝食自杀。

    2012年春节,我同事减刑提前出狱说到张玉环的事。这是我第三次压力,他既然叫冤,冤在哪里?

    还有一次压力,来源于2012年之前的某一年,阴历六月份。我从外面出诊回来,天气非常热,全村人都在家里休息不出来,只有张玉环妈妈一个人在太阳底下犁田,我看着心里好疼。

    我手头有记者的联系方式。2016年在报纸上看到江西乐平冤案平反,我就很高兴,发信息给记者,“我有个疙瘩总压在心里,给你说一说好吧”。

    2017年过小年的时候,大家去了趟张家村,宋小女也去了,我那时已经有20多年没见她了,她管我叫大哥,边哭边说。我告诉她,“不管怎样,这个事如果是张玉环做的,那他罪有应得,如果不是他做的,也想把这个事整理一下,给他一个说法,这就是我的初衷。”

    张玉环不是唯一被怀疑的人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