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投资人把投资造车新势力比作“赌马”,随着洗牌加速,局面逐渐明朗,投资人只会押注在领跑者身上。如皋市政府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顾问王晓翔,将入局的造车新势力称为“风箱里的老鼠”,融不到资,想脱身也难。

    造车新势力想要存活下去,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地方政府也从传统的给地、给资源,发展到真金白银的支持。事实上,地方政府正成为造车新势力最大的融资渠道。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正是利用了地方政府急迫发展经济的心态,造车新势力通过与国资捆绑,与地方政府进行“风险共担”,这使得造车项目一旦出现问题,往往国资很难抽身而退。

    今年6月底,据央视财经报道,造车新势力的代表拜腾汽车陷入经营危机,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除此之外,拜腾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

    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在担心拜腾汽车可能给园区带来的巨额损失,“我们也怕,我们投进了几十个亿,一旦黄了,打水漂。谁接谁还债务,不光这个债务,公司所有的债务都要接。”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这使得地方政府在新能源汽车项目招引中,事实上成了风险投资者。多位汽车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地方政府对造车新势力的技术背景往往难以识别,类似赛麟这样的投机者难以杜绝。更关键的是,地方政府对项目往往缺乏风险管控意识,对项目背景的考察也流于形式,这增加了项目“爆雷”、国资流失的风险。

    为了控制整车项目的风险,一些地方政府也在引入风险控制机制。上海在引进特斯拉项目时,就与其签署了对赌协议。特斯拉在中国拿到年利率3.9%的贷款,并以市场价十分之一的价格拿到土地。上海市政府则要求,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须纳税22.3亿元,如果不能达成这一条件,必须归还相应土地。同时,特斯拉还必须在5年内投入140.8亿元的资本支出。

    蔚来汽车与合肥国资的“牵手”更加受到关注,业内人士认为,蔚来的融资,本质上是一次“高业绩对赌”的股权融资。根据此前协议,蔚来汽车和三家国资战略投资方——合肥建设、国投招商和安徽高新产,对于“蔚来中国”100多亿元的投资,分五次进行。这显示了合肥国资方投资的谨慎和周密规划。

    蔚来汽车与合肥签署的“对赌协议”,对蔚来中国在营收、纳税乃至产品研发与销量等方面都设立了很高的KPI指标。例如,2020年,蔚来汽车营收需要达到148亿元,4年后递增至1200亿元,按蔚来汽车单车均价30万元计,平均年销售量需要达到40万辆,压力不小。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