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我加入中华骨髓库的初衷,就是希望因为我的加入能为一名患者增添一线生机。对我来说,这是个选择题,捐献与否也许并没有太多不同,但对患者而言,我的决定将意味着患者是否有机会活下去。”李宁说,作为一名“南丁格尔护理志愿者”,她不忍心也没有理由不去救人,她衷心希望患者能够早日康复。

    根据河南省红十字会统计数据,李宁、路同胜分别成为河南省第888、889位非血缘关系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完)

    北美观察丨美国学校复课难:缺钱又缺人特朗普再催也没用当地时间8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重申让学生秋季返校上课的立场,并称可能切断那些“不听话”学校的经费。特朗普执意强推校园重启,已经引来卫生专家和教育工作者的强烈反对,并令美国学校疫情之下“缺钱”又“缺人”的困境暴露无遗。不少学区总监指出,在资金和人手不确定的情况下,许多学校无法满足重启条件,若执意重启,将无法确保学生和教职工的健康安全。△福克斯新闻称,特朗普公布学校复课的新指导方针特朗普威胁“断粮”特朗普8月12日重申让学生秋季返校上课的立场,并称若有学校“不听话”,将施压国会切断学校的经费。他说,如果一些州或地方官员决定暂不开放学校,学校资金应该重新分配给家长或其他学区。他同时强调,“99.95%的死者都是成年人”“儿童往往只有轻微症状”。特朗普一贯的态度是,如果学校继续线上教学,拨给它们的经费应该转拨给家长,让家长考虑其他教育选项。他还表示,希望国会的拨款“跟着学生走”。特朗普曾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民主党人认为美国学校在11月大选前开放将在政治上对他们不利,但学校开放对孩子和家庭很重要。如果不开,我可能切断经费!”他把返校上课视作美国经济重启的优先事项之一,认为只有学生重返课堂,家长才能重返工作岗位。“线上(教学)不如在教室上课效果好。”特朗普12日表示,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不是一回事。他还嘲讽道,一些学区计划让学生在某些日子返校上课,而在其他日子远程上课,只是为了确保有足够空间可以维持社交距离,这“有点可笑”。特朗普强推校园重启的态度,已经招致公共卫生专家和教育工作者的广泛批评。肺科专家、全球卫生政策专家范·古普塔博士指出:“来自政府高层的错误信息,来自总统的信息,称我们的儿童可以免疫。但最新的数据,以及此前的数据显示,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每位家长,每个学区,这个国家的每个部分,应该非常清楚:儿童不是免疫的。重返学校的老师会有危险,儿童也是。”凯利·威廉姆斯是密歇根州庞蒂亚克学区总监,联邦政府为该学区贡献了约30%的预算。即便全面重启校园能够确保联邦资助,她仍对特朗普的要求嗤之以鼻。“我们在3月的时候关闭了学校,那时只有几个病例,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几千例。”她说,“现在要我们全员返校上课?这根本没有意义,这是在为我们设置灾难。”△彭博社称,美国学校重启缺两样东西:人手和资金学区没钱要裁员特朗普一再威胁“断粮”,也把美国校园重启的一大障碍——学校缺钱——暴露在世人眼中。为了满足重启条件,学校需要更多资金,导致那些囊中羞涩的学校裹足不前。受疫情冲击,全美大大小小企业接连倒闭,失业率急剧攀升,导致各州政府税收锐减,面临巨大财政赤字。如此困境下,美国多州政府只能大幅削减财政开支,教育系统亦不能幸免。据彭博社报道,全美各学区的管理者们目前焦头烂额,因为他们不得不在收入来源不确定的情况下制定预算,同时还要为随时可能到来的预算削减做好准备。有测算显示,疫情令各州在2022年前面临约5550亿美元的财政缺口。纽约州弗农山市学区总监肯尼斯·汉密尔顿表示,他的目标是在9月开始混合授课——线上和线下教学同时进行。但他表示,仅为教职工和学生购买防护设备就要花费约100万美元。而且他被告知,预计来年的政府援助最多可能减少约1500万美元,降幅高达20%。“如果你需要削减数十万美元,那你削减的是铅笔和蜡笔。”汉密尔顿说,“当你削减数百万美元的时候,你削减的是项目、人员和服务。”目前,汉密尔顿已经裁掉了大约20个工作岗位,并向该学区的1700名员工发出了潜在裁员通知。△有测算显示,平均每个学区需要180万美元重启,其中120万美元用于雇佣,23.51万美元用于交通/托儿又是非裔最受伤就像新冠疫情本身,以及它引发的经济衰退一样,美国此次的教育经费危机,也将对低收入人群造成最严重的打击,这与整个系统的筹资方式有关。美国的公立学校是隶属学区的,学区依赖地方政府、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混合资金来源。在地方一级,资金主要通过房地产税筹集,这是一个相对稳定、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收入来源。在较富裕的社区,这一收入来源非常充沛。而低收入学区往往更依赖州政府资金。水涨船高之下,好的学区,不仅房价高,房地产税也高,学校资金也很充沛。反过来看,低收入学区的学校资源紧张,教学质量也会大打折扣。因此不难理解,不少新移民担心的是,如果好学区哪天突然并入了差学区,不仅孩子的教学质量变差,房价肯定要跌,此前的高额房地产税似乎也白交了。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分化与阶层分化同步发生,越穷的地方教学质量越差,有钱的人都跑了。以底特律附近的橡树园学区为例,这里97%的学生是非裔美国人,几乎没有白人学生,白人家长把孩子从公立学校转出去后就搬家了。在这里,州政府资金在预算中占了很大比重——大约四分之三。一旦来自州政府的资金有什么变化,本已捉襟见肘的教育资源将会更加紧张。橡树园学区总监贾米·希区柯克表示,她不得不在不知道资金将被削减多少,或于何时削减的情况下,为今年制定预算。“这就像在不知道工资是多少的情况下买房子一样。”她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来自州政府的资金减少,“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削减员工。”希区柯克说,更少的教师,意味着人数更多的班级,现在“一个教室里已经有31个一年级学生了”,如果削减员工,会令一个已经受到疫情重创的社区更为脆弱。因为无力重启,橡树园学区计划在学年开始后只提供在线课程,即便如此,又因缺乏基础设备和互联网资源而狼狈不堪。这将令当地非裔学生的教育环境每况愈下,进一步加剧疫情之下的族裔不平等现象。△《政客》报道称,越来越多的选民反对特朗普政府全面重启学校教职工人员紧张彭博社评论称,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为了让学生安全回到教室,学校需要额外的人手和资金,比如缩小班级规模、增加校车线路,并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电脑等基础设备。但除了资金紧张,学校还面临着人手紧张的困境,导致无法满足重启条件。不少经济学家的测算显示,美国学校工作人员的就业水平,还没有从上次的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现在,随着几十万个工作岗位消失,以及长期失业前景的到来,无人可用是许多学校普遍面临的窘境。纽约州伊萨卡市学区总监鲁维尔·布朗表示,重启需要确保社交距离,意味着学校需要减少各个教室的容量,并开发其他室外授课空间。事实上,学校的人手条件,一般无法保证所有学生同时返校。而校园公共交通面临的挑战也十分艰巨。为确保社交距离,原来能容纳50名学生的校车如今只能容纳12至15人,导致学校面临校车、司机紧张的局面。此外,根据凤凰城联合高中学区总监查德·盖斯特森的说法,有关校园重启风险及隐患的讨论,对教职工产生了巨大影响。“疫情让老师几乎都成了传染病专家……导致我们无暇顾及教学方面的工作。”他指出,线上教学不仅能够更好保证学生健康,还能让教师更专注于教学本身。在当前舆论环境下,《政客》/“早晨咨询”(MorningConsult)最新民调显示,越来越多的选民反对特朗普政府对于校园重启的要求。民调机构“早晨咨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官凯尔·戴普表示,超过一半的选民反对在新学年重新开放线下教学,这与特朗普总统的愿望相反。而更多选民认为,对于那些选择在线教学的学校,联邦资金应至少保持在原有水平。(央视记者顾乡)

    北京8月14日电(记者杜燕)北京市儿科学科协同发展中心历经近三年探索与实践,已联合18家拥有儿科的市属医院搭建了“医疗协作、科研协同、教学同步”三张共建共享网络,推动儿科“成团”发展,尤其是各医院儿科医疗资源整合为“一盘棋”,力求同步提升各院儿科诊疗、科研与人才培养水平,实现京内患儿分散就近就医、儿科综合实力全面提升。

    今天,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主任潘苏彦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介绍,为进一步加快市属医院儿科科技创新和学科发展,引导市属医院由临床为主向临床科研并重转型发展,探索解决儿科医疗资源短缺与不均等难题,由北京儿童医院作为牵头单位,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作为联合牵头单位,18家拥有儿科的市属医院本着平等自愿、共建共享的原则率先组建成立了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儿科学科协同发展中心(简称“中心”),共同致力于建立一套以学科建设为主线、协同发展为目标、横向合作为手段的儿科发展体系。此举打破医院“围墙”、盘活儿科资源,呈现出加快协同发展、助推科技创新的良好发展态势和系列发展成果。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