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2

    张玉环被逮捕的第一年,宋小女带着孩子随父亲在哥哥家吃住。她变得敏感,总觉得哥嫂吵架与他们母子三人有关,“家里都有孩子要养,谁家能多添3张嘴。”

    他们搬到张玉环的大哥张民强家住过一段时间,嫂子帮她置办一个小菜摊,但因为宋小女心里装着事,卖菜时总倒找人家钱,这个营生也很快结束。

    等到第二年,宋小女随返乡招工的亲戚南下打工。她第一次经历与孩子的骨肉分离,忍受“锥心的疼痛”。从1994年到2002年,母子三人团聚的时刻屈指可数。

    打七八岁起,兄弟俩经常要凌晨三四点起床跟着张炳莲下地干活,按时令种水稻、芝麻、花生、玉米,“田里的水没到大腿”。张炳莲舍不得用除草剂和肥料,自家地里的玉米秆比旁人的细了好几圈,祖孙三人每天都要去地里拔草。

    除了干不完的农活,张宝刚和哥哥经常受到欺负,在张家村“没有一个朋友”。张宝刚见过有几个小孩把哥哥按在地上打,向他嘴里塞牛粪让他咽下去。

    宋小女的弟弟宋小小告诉她,村里有人说,两个孩子这样都不死,“是老天都嫌弃,不肯收他们。”

    兄弟俩淘气或偷懒的时候,没少挨张炳莲的竹竿。张家门口有一棵“祖传的树”,张玉环的弟弟小时候挨揍后爬上树睡,后来轮到张玉环的儿子。再后来,猪圈、菜地他们都睡过,“像两个野人”。

    兄弟俩几乎没穿过新衣服,裤子是捡来的,挂着补丁。饿肚子时靠红薯黄瓜和野果子充饥。学校组织打疫苗,需要要交钱的那些,他们一针都没打过。

    他们不会和母亲提起这些事,“因为提了也没用。”张宝刚回忆,“她很久才回来一趟,也只待一两天。”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