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现在几年过去,决算造价又有变化,目前投资已达7.1亿元。”这位负责人说,除了按概算需连续12年每年向银行还款5337万元以外,还有2亿元左右欠款。“将来县上拿钱还一部分,再想办法争取上级资金解决一部分。”

    作为2019年5月摘帽的深度贫困县,2019年镇安县完成地方财政收入1.78亿元,公共预算支出主要靠财政转移支付。镇安县《2019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和2020年财政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2019年“防范化解政府债务风险任务艰巨,偿债压力不断增大”。2020年1月至5月,全县地方税收收入完成608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2%。报告称,2020年“政府债务还本付息激增,收支矛盾更加尖锐”。

    警惕奢华之风向民生工程蔓延

    采访中当地一些干部认为,高标准建学校体现了“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即使建得超前一些也无可厚非。但一些专家表示,举债办校听起来是个好事,但实际上很多资金并没真正用在改善教学上,造成了资金浪费,也是形式主义,是一种歪曲的政绩观。

    镇安中学部分教师反映,在硬件改善的同时,学校师资力量等软件并未得到明显提升。而且,一些规划并不合理,造成了资源浪费。

    校方资料显示,学校建有4栋教师公寓楼,其中104套为两室一厅一厨一卫,334套为一室一卫,所有公寓“席梦思、衣橱书柜、沙发桌椅、餐桌灶具、卫生洗浴、电视宽带一应俱全,可直接拎包入住”。

    但不少教师反映,大部分教师家在县城,并不会入住,可能造成公寓楼闲置。而且,新校距县城14公里,每月通勤花销会多1000余元,增加了教师负担。

    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民生组组长石英说,学校修得超前一些可以理解,但学校不是景区,超出其实用价值建设仿古建筑、假山瀑布没有必要。

    一些专家表示,贫困地区重视教育的初衷值得肯定,但必须量力而行。特别是在建设楼堂馆所风刹住之后,需防止奢华之风向民生工程蔓延。政府在改善教育硬件的同时,更应将资金投向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