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如果从平台尽责的工作层面上来看,我们做的事情已经足够了。”荻月说,“但和自杀倾向者接触得越多,我们就越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还差得远。”

    “和生活最困难的一面对抗”

    今年4月的一个晚上,倾川接到一起平台预警,有一位淘宝用户问商家“这个药人吃多少会死”。

    警察最终在一个公园里找到了这位男子——四年前他和家里断绝了联系,但生计无着让他感觉走投无路了。而正是这次干预行动,让警方联络上了男子的父亲。四年来父亲一直在找儿子,而四年后的重聚时,男子趴在父亲肩头痛哭,依然像个孩子。

    对“守护生命”项目组的成员们来说,那是令人欣慰的时刻之一。然而并不总是如此,今年3月,一位20岁的男生买了木炭。四人小组中的凡崆和他反复线上聊,线下警察也上门确保男生安全。在之后的五天里,凡崆始终在观察,男生每天都上线了,尽管没有继续说话聊天,但也没有再下单购买什么危险商品,一切看上去都在变好。然而,第六天男生还是选择了自杀,虽然未遂,但凡崆哭了。

    加入“守护生命”项目四个多月,凡崆被用户骂过,还被泼过冷水“你除了安慰我,还能为我做什么”。

    “更多的时候我们必须和生活最困难的那一面对抗,包括我们自己心里巨大的压力。”烛荧说。

    瑰瑶、倾川、凡崆、夏苏、小曦,参与项目的团队平均年龄24岁。过去一年多,他们一面向心理学专家讨教,一面相互学习总结:在互联网环境下,如何通过文字判断情绪?长时间停顿意味着什么,突然不回复又意味着什么?聊天第一句说什么更容易激励对方?用什么样的头像会更让对方有安全感……

    “我们其实没什么所谓‘话术’,一些对话看上去甚至非常生涩。”小曦说,“但是对很多自杀者来说,可能过去一年都没人跟他们说过一句关心的话了,而我们就算很生涩的一句关心,也能让他们觉得,原来世界上还有人在心疼他。”

    “我们不是救世主,只是努力往前多走一步”

    夏苏加入“守护生命”项目六个月后,她父亲终于知道了她的工作内容。“这个社会压力太多了,确实需要有人组织干预。”她父亲在朋友圈写道,接着又补了一句,“干这一行,首先自己要阳光。”

    “我们不是救世主。”武纲反复强调这句话,“我们努力往前走一步,再多走一步。”

    “被我们劝回来的2528位用户,绝大多数是一时冲动。但与此同时,每天都还有那么多悲剧在发生,而我们都没有触达到。如果我们有这个技术和服务能力,拉他们一把,可能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

    在“守护生命”项目所识别的自杀倾向者中,19-25岁是高发人群。“自杀干预需要整个社会体系的力量,年轻人冲动型自杀的预防更是如此。”该团队的鲁毅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