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即使在女儿看不见的时候,陈美莲也喜欢跟别人推心置腹地夸起女儿。出事那天白天,在店里还有人问起心草,陈美莲带着自豪,“姑娘英语过了六级啦”,“大三要考研”。

    她一直记得,李心草刚进大学时,她去学校送,头天晚上,自己在家一个人偷偷哭了一回。第二天在食堂门口,有同学跟心草打了招呼,约着吃饭,女儿开心地跟她道别:“妈妈,我要走啦,你们赶快回家吧。一个人看不住店,没有员工,快回去吧!”陈美莲说,“注意安全!”她看着女儿的身影渐渐远去,才慢慢离开。

    进大学前,她和心草就喜欢讨论今后的生活。“你会接触更多的人,进入更大的一个平台,大学不像小学初中的人际关系……”陈美莲恳切地说。

    入学后,女儿一学期回家一次。平日里,陈美莲很少过问她的大学生活,觉得要给她私人空间。娘俩说话更像姐妹一样,有时候她在微信上问,“哎呀姑娘,你今天在干嘛?”心草会回复,在睡觉或上课,偶尔抱怨今天走了多少路,今天太热了。

    陈美莲怎么也接受不了“醉酒自杀”的说法,“自己养的女儿自己知道。”2019年9月10日,她见到女儿的另两个室友,她们描述的心草几乎跟她印象中的一样:事发前几天,情绪一直挺好;喜欢追星,唱韩文歌、英文歌;和班里同学的关系很好,跟每个人都可以打招呼。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