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陈美莲认真地看着,一直没说话,直到看到女儿被打,她突然趴在桌子上说,“他们打我女儿!”她气哭了。

    这与之前罗某乾给她的保证矛盾。据《南风窗》报道,9月9日在派出所,陈美莲质问三人,室友任某燊一直在重复道歉的话,其余两人都表示没有对李心草做过任何事情。“没碰过我孩子,没打过我孩子,也没跟她有任何语言冲突动作冲突。”

    针对这两个动作,罗和李事后解释称,俯身是说话安慰“叫她不要闹了”,打耳光是为了看能否把李心草打醒。

    9月16日,表姐陈凌向公安反映李心草落水前遭猥亵,鼓楼派出所受案调查。

    等待的日子令人焦灼,9月,李心草家属几乎每天都去派出所了解情况。

    “心心为什么会落水?是怎么落水的?”这两个问题日夜缠绕着陈美莲。

    那段时间,她几乎不吃饭,也不喝水,脸上带着茫然的神色。有时候说到别的事情,就会想起来,“心心以前……”。有时候想起心草不在了,又说“要为她讨个公道”。

    赵如英说,看到陈美莲走投无路,她在朋友圈转发了心草溺亡的经历,想找人帮忙,给点建议,“想尽快解决,让她把这个事忘了。”一位心草的同学看到后,将他们陈述的内容转发到微博上,却被人指为撒谎、吹牛。

    2019年10月12日,陈美莲在以“李心草妈妈”为名的微博上发表《一个母亲的血泪控诉:谁能告诉我一个真相?》,引发舆论热议。

    热度背后,陈美莲仍在为寻找真相挣扎,尸检是她想到的最下策。在几次犹豫后,10月10日,陈美莲向公安提交尸检申请,10月13号派出所回复,询问家属是否同意由昆明医科大学比较权威的机构来做,家属同意了。

    签字的时候,陈美莲的手不断在抖。陈凌记得,做出这个决定前,陈美莲觉得没办法了,她狠下心说,“要是能还她一个公道,那解就解了”。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