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1995年春天的一个工作日中午,何家辉从办公室到食堂的路上突然发病,“尾椎骨上面,放电一样,如果打分的话,满分,10分的疼。”何家辉躺在病床上回忆当年的情况。

    因不想手术,进行了大半年的保守治疗,看过骨科、康复科,也求助过中医,还在朋友推荐下试过各种偏方,都不管用,最后打听到有个新开设的“疼痛门诊”,“当时就想赶紧止痛,那就再试试咯。”何家辉说。

    在疼痛科进行药物治疗、理疗无效后,当年还在实习的熊东林向何家辉推荐了一种微创手术,熊东林现在已经是疼痛科主任。微创手术是用小针刀在治疗部位刺入深部到病变处,剥离有害的组织,达到止痛祛病的目的。何家辉术后住院一个月,赶上1996年春节前回了家,之后二十多年都没再腰疼过。

    “疼痛属于患者的主观评估,我们只能相信患者主诉。”熊东林说,临床多使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AS)或“数值评定量表”来评估疼痛程度,从0到10,分别表示“无痛”和“这辈子最痛的经历”,患者根据疼痛程度打分。

    今年腰痛复发,是第4、5腰椎间盘突出,何家辉自己数着步数,大概走200步就疼得需要停下休息。在南山区人民医院疼痛科试过药物、神经阻滞,效果都不明显,何家辉不愿开刀,最后选择了椎间孔镜微创治疗。

    “微创手术安全性高、创口小,患者恢复也快。”南山区医院疼痛科主任医师廖翔介绍道,简单来说,椎间孔镜手术在影像指导下摘除突出组织,皮肤切口只有7mm左右,黄豆粒大小,术后缝1针,卧床2小时就可以下地,两三天就能出院。

    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廖翔认为,“疼痛科是以多学科联合诊疗团队为基础,以微创介入治疗技术为手段,治疗慢性顽固性疼痛的专科。”

    美国斯坦福大学附属医院疼痛中心客座助理教授李刚认同这一理解,但他认为,更应该强调通过多种手段控制、管理疼痛。“对慢性、退行性改变,要有合理期待。”李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椎间孔镜有一定效果,但两三年后又会疼痛。”李刚现在还是硅谷最大一家私立疼痛机构的合伙人兼医学教育总监。他所说的综合手段,包括药物、理疗、针灸、心理、介入、微创等。

    出于文化等原因,疼痛作为生命体征之一在美国会受到比较高的重视。一位在美国波士顿治疗乳腺癌的中国患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她术后两天出院时,一位黑人护士从病房追着她到门口,赶在她上车前给了她一个抱枕,放在胸前,以防安全带勒痛伤口。

    据李刚介绍,美国从大型综合医院到专科诊所,都有疼痛指数量表,一旦患者自我估分超过5分,医生需要帮助患者镇痛,把数字降到5分以下,这也会作为医生考评的一部分。对急性疼痛来说,最快的镇痛方法就是阿片类药物,但在治疗慢性疼痛方面,这却不是长久之计,因为药会产生耐药性、依赖性等问题。

    阿片类药物在短期内可有效缓解疼痛,包括处方药羟考酮、吗啡等。1990年代,在美国医药企业和联邦政府推动下,阿片类药物被大量使用。据统计,占世界总人口5%的美国消费了全球80%以上的阿片类药物。

    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调查显示,2015年美国有约200万人患有与阿片类处方药相关的药物失调症。另据美国疾病控预防中心披露,2015年,美国超过3.3万人死于阿片类药物滥用,首次超过枪支和车祸的致死数量,跃居美国人意外致死原因首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2017年10月宣布美国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应对阿片类药物上瘾和滥用危机。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