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奇才”的“门槛”越来越高。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语文教师于晓冰坦言,从教多年,他遇到过智商超群的孩子,但绝不是今天这种水平。“首先,智力超常的孩子一定存在,但是少之又少。目前很多‘奇才’大多是‘人造奇才’,为了升学或一些别的目标,刻意营造出的假象,这样的教育偏离了儿童成长规律”。

    也许他们在某一方面有过人天赋,却并没有得到扎实的锻炼。作为语文教师,于晓冰谈到14岁就每天写诗2000首的少年,他认为这不是锻炼,而是对天赋的“压榨与透支”。“有天赋的少年,可以有针对性引导,但不要揠苗助长。很多古代知名的诗人作家,穷其一生也只留下几千首作品,这个孩子一天就完成了。这个年龄的少年,如果每天能写2000字作文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于晓冰告诉记者。

    儿童成长有其基本规律,于晓冰认为,哪怕孩子表现出有某一方面的天赋,在早期也一定不要把目光收得太“窄”了。“一定要让孩子有意识地扩展知识面,打一个宽厚的基础,你希望他走得越高,他的基础就要扎得越宽越深。”

    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蒋俊认为,少年“奇才”频现,似乎凸显了孩子的过人之处,但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和成长的功利与焦虑。我们肯定不能热衷制造“奇才”、追捧“奇才”,不可有“快餐式”成才、“走捷径”的浮躁心态。

    于晓冰认为,奇才的不断涌现是评价方式出了问题。奇才的标准,不是和大人比,而是和孩子比。大人做不到的事,孩子做到了,这不应该感到骄傲,而应该感到忧虑。“10岁孩子如果完成了30岁的大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只能说明这些奇才要么是‘成功学’吹出的肥皂泡,要么背后有大人智慧的闪光。”于晓冰说。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