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毛家村位于济南市郊黄河北岸,是一个不足500人的普通小村。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村民在不到800亩的土地上建起了100多个家具厂,这个完全向贫瘠土地讨生活的农业村逐渐变为全镇最富裕的工业村之一,“毛家村”也成了“毛家工业园”。

    宁舟浩以毛家工业园为主题的一组纪实摄影作品,去年秋天在村里正式和村民们见了面。平时供村民娱乐,兼顾开会和晒场的文化广场,成了展览的主会场,篮球架、村社、配电室外墙、防火板材料,全都成了天然展板,照片和村里环境融为一体,毛家村被装置成一个大型的室外展场。

    这场名为《毛家村时间》的展览,被宁舟浩定义为“为一个村庄举办的摄影展”,持续关注拍摄毛家村10年,这个村子早已融入他的内心,从8万多张照片里选出来的100多张,每一张都在讲述这个村子点点滴滴的变化:

    喷漆作坊里为客户复制雕塑作品的女工,应邀观看村里第一台3D电视的长辈,身穿白色婚纱但还是按照传统披上红色盖头的新娘,利用午休时间在村西头小商店内简陋的网吧里玩网络游戏的工人,腊月里在尚未启用的厂房内排练舞龙的村民,穿过村子东侧麦地的迎亲车队,进城游玩后走在回村路上的情侣,参加婚宴的年轻人,打扮入时的外来妹,甚至村里最后的两头牛……

    在毛家村拍摄的照片终于返回到了当初拍摄的地方,悬挂在村民最熟悉的电楼子(变压器室——记者注)、打谷场、小树林。摄影展开幕式上,村里还特意组织了锣鼓队,这是只有过年时才有的阵势。自己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公开展出的照片上,大家挤在一起指点着,辨认着,说笑着,这种熟悉而陌生的奇特感受,也许正是纪实摄影独有的魅力。

    “我刚学摄影的时候,身边摄影人大多还是在拍花卉和风景之类的东西。比如拍长城,一定是气贯长虹的;拍工人,一定要钢花四溅的场景,高昂的、红光满面的,机位一定得低一点儿。”从上世纪90年代拍身边的同学开始,宁舟浩陆续拍过建筑工地里的农民工、养老院里的老人、京剧现状、单位日常,等等,“在拍摄过程中,很多人问我拍这些干什么?其实我也在问自己”。

    《我们的农民工兄弟》是宁舟浩大学毕业后拍的第一个选题,因为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建筑工地做监理。民工,这个每年像候鸟一样迁徙于农村和城市之间的群体,是中国由传统的农业国向工业国过渡的产物,是农村劳动力过剩、人多地少的产物,也是宁舟浩的镜头急于捕捉的对象。在他的照片里,记录了农民工群体的生活艰辛:

    老韩从瓦工干起,逐渐攒了些钱,干起了工程机械出租的生意,但因为对方欠债不还,致使老韩变卖家产,他当年的一点积蓄已经变成一把欠条;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