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别人讨厌高温天气,但我喜欢”

    作为一名空调维修工,盛夏之时是曹政的工作旺季。记者见到曹政时,他正穿着一身标准的蓝色工装,带着一双白色手套给一户人家进行空调清洗作业,脸上的汗止不住地往下流。

    每天早上6点就要开始工作,晚上10点才能收工回家,有时甚至要忙到到夜里十一二点才能结束。“平均每天要做10单左右,最多的时候一天做了14单。”曹政一边说着一边用晒得黢黑的手背抹去脸上的汗水。炎热的时候,空调外机和防护栏也被太阳晒得滚烫,在需要对外机进行维修或清洗时,曹政就要做好防护措施,固定在室外的墙壁上开始工作,被晒伤或烫伤也是常有的事。

    2000年,曹政从湖南益阳老家来到北京,在一家开关厂工作,工作清闲但薪酬微薄。6年前,曹政喜得一对可爱的龙凤胎,为了多给自己的小家挣钱,便决定转行做一名空调维修工。“虽然辛苦,但是挣得更多了,时间上也相对自由。”曹政说。

    “别人都讨厌高温天气,但我还是喜欢的,天气凉爽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没活干,工资可能就要减少了。”曹政笑着说。曹政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温度越高,活儿越多,盛夏之时,他每个月都会有一万多元甚至两万元的收入,一旦进入冬天,工资就会减少不止一半。

    起初做空调维修的时候,曹政胆子很大,什么作业都敢做,最有难度的一次是给30层楼高的空调外机充氟,“当时心里也没有想着害怕。”而随着孩子渐渐长大,有了家庭的牵挂,曹政变得有些“胆小”。空调工的工作时常游走在危险的边缘,他也亲眼见过一起高温工作的同事在给外机充氟时,因为中暑而发生意外。“哪个行业都有辛苦和危险,我们能做的就是精炼手上的技艺,同时注意安全防护。”曹政说。

    每天摄入4公斤水是必要保证

    如果说曹政只是偶尔在高空作业,那么来自中建不二幕墙装饰有限公司的乔志国相当于一直在“天上”工作。

    1977年出生的乔师傅从事幕墙装饰已经20多年了,现在干起活来已轻车熟路,一次性高空作业一两个小时没有问题。但回忆起第一次作业时,他仍记得自己不敢往下看时的紧张。“那时候做梦都会觉得自己在高空中,睡得不踏实。”

    夏季从事幕墙装饰,要忍受出工时太阳直射带来的不适,最高的时候要在距地面两百米的高空作业。“除了高温炎热,更难受的是,有时阳光刺得自己睁不开眼睛。”每个夏天,乔师傅的身上都要晒掉一层皮,为了避免全身晒伤,他会在37摄氏度的高温下穿着长裤长袖把自己捂得厚一点。此外,每天4公斤水的摄入量是必要保证,也要随身携带藿香正气水。即使喝了这么多水,也要尽量少去厕所,以防止水分通过汗液蒸发。

    除了注意防暑,还要时刻注意安全问题。乔师傅告诉记者,几年前在某个夏日进行高空作业时,吊篮突然失灵一直往上升,幸亏一旁的工友按了紧急制动才得以停下,否则,升到一定高度时,绳子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断掉,“现在想想都后怕。”

    由于公司包吃包住,乔师傅的生活没有太大开销,每月都把大部分工资寄回河南南阳老家。9岁的女儿在读小学,已经成年的儿子准备入伍,他的当务之急是要攒钱为儿子在老家买一套房。“我今年43岁,在这个行当里算黄金年龄,既有经验又有体力,能多挣一点是一点。”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