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我们将情况反映到了乐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很快,后者便来处理了。他们接手以后,当即就到了派出所,走了程序,事发当天上午,就到家里面看了现场,发现的确没有翻动。下午,从医院验伤、治疗出来后,我到公安局刑警大队了解案件进展,对方称,经研究后,认为依靠单方面的口供,“定罪比较牵强”,现场也没有发现其他作案工具,“就一个光人”。

    对方告诉我,会以“涉嫌非法入室、故意伤人申请一个拘留证”,将人抓到后,再根据口供定性。

    7月23日,我将自己和母亲受伤的司法鉴定书送到派出所。我当时还跟警方说,虽然受的伤不是很严重,只是划破了皮,但对方用螺丝刀捅我腹部,如果我不用手抓住,不是捅死也可能捅成重伤。我希望他们重视。

    嫌疑人曾春亮疑从此处潜入康家行凶。之后,康家将带有血迹的床垫搬至此处,堵住原本通往菜园子的缺口。

    澎湃新闻:此前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后来又报了一次警?

    康海:7月24日晚上,因为出事的客房留有血迹,我老婆便去拖地。22日就该去拖,但她不敢,一直拖到24日。没想到的是,拖把在床底下划了一下,就划出了“作案工具”——手套、手电筒、螺丝刀、上衣,还有一顶帽子、一双鞋。不知为何,警方勘查现场时,好几个人,没发现这些。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22日后他又回来过。

    发现这些工具后,我第一时间给派出所一名负责人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不是说因为没有作案工具和翻动痕迹,定不了“盗窃未遂”吗?这么多东西应该够了吧。

    康海卧室一片凌乱,疑被曾春亮盗走部分外币、首饰和手表。

    澎湃新闻:此后至8月8日凶杀案发,关于案子的进展,你有主动联系警方询问吗?

    康海:没有。我们报案了,该提供的也提供了,刑警大队也跟我说,已经立案了。这已经是他们的事情了,我也就没有过多去问。我们毕竟是乡下的,没有那方面的意识。当然,我有私下打听曾春亮的情况,知道他坐过两次牢,怕这种人会走极端,容易报复我们。但我没想过他会杀人,没想过他要杀我们。要知道他会杀人的话,我们也不会报案。

    从7月25日一直到8月8日父母被杀,他们(警方)也没有跟我或家里任何一个人联系过,给一个反馈。我有通话记录。

    澎湃新闻:知道了嫌疑人是谁,8月8日前,是否尝试和他联系?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