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徐峥:观众关心的永远是自己能够共情的部分,哪怕你拍一部名人传记,也是可以挖掘到他与普通人共情的部分,否则观众就会远离你。有个很俗的词叫做挖掘人性,讲的就是这个部分,因为观众永远想在看别人故事的时候看到自己,这个故事要跟他有关,哪怕是再奇幻的电影,内核也是在找这些点。

    新京报:与这种精准相对应的,也有不少观众会觉得你非常的精明和聪明,拍摄电影有种商人式的精准,是“产品经理型的导演”,你接受这样的说法吗?

    徐峥:产品经理或者说为观众服务从来都是创作当中的一种艺术标准,艺术难的就是既要有自己的技艺,也要有方法完成传播。很多艺术家很有气节,坚持自己的表达不去附和,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不同的选择。还有一种是,我希望你能够解读到,那怎样去解决这个通道,其实也很难,这是不同的选择而已。把商业片做好,也需要很高的技艺。

    采写/新京报记者李妍北京人艺迎来首批买票观众,镜头纪实首演现场,专访导演揭秘濮存昕、龚丽君本轮演出的台前幕后剧场重启后的《洋麻将》:为200位观众调戏每一部戏,都由丰富多彩的生命个体凝结,后台的故事、戏背后的故事,远比台前呈现的剧情更灵动、更鲜活。舞台之外,咱们加点儿戏,目光穿过台前幕布,抵达舞台剧最核心之处,倾听跟创作有关的一切。8月8日晚,北京人艺复演后首部售票剧目——由濮存昕、龚丽君主演的话剧《洋麻将》在首都剧场开演。在剧场总观众人数不超过剧场座位30%的情况下,正式开演前,当时坐在观众席的导演唐烨与场记万路对于演出效果并没有把握。二人甚至商定好,一旦第一幕结束,观众的反应不强烈,自己就“领掌”。但这一幕最终没有发生,即使只有200多位观众,氛围依然如满场。能重返剧场,唐烨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剧院的馒头都比别的地方好吃。”话剧《洋麻将》在1985年首演,于是之和朱琳两位老艺术家主演了一出养老院里的故事。2014年,唐烨联手濮存昕和龚丽君将这部经典之作再次搬上舞台。此次经历了疫情停演再复演后,《洋麻将》舞台有了哪些改变?再见观众又有着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1十天

    没有任何准备,从《洋麻将》接到演出任务到公演,仅十天。7月26日,在北京人艺限流开放,推出经典剧目《推销员之死》剧本朗读公益演出当天,唐烨接到剧院通知,《洋麻将》被选为北京人艺重启后,正式对外演出的开幕剧目。剧本朗读活动结束后,将正式进入排练阶段。面对剧院这一决定,唐烨坦言,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当时《洋麻将》中两位主要演员,濮存昕身在外地,龚丽君也正在给学员班上课,经人艺演员队第一时间协调后,7月29日,二人才正式进组开始排练,而此时距离8月8日正式演出,仅相差十天时间。2新要求唐烨认为,选择《洋麻将》作为剧院重启的开幕作品,剧院肯定经过了非常严谨的考量。不仅在防疫要求上,以舞台上演员不宜过多为原则,作品也必须能代表北京人艺的艺术水准,《洋麻将》必是备选作品之一。既然开幕就要有仪式感,唐烨觉得这次能走进首都剧场的观众都是爱人艺的“铁粉”。身为创作者,身兼的使命和责任跟之前相比大不一样。虽然观众少,但这些观众对北京人艺的作品可谓如数家珍,演出水准不仅不能打折扣,甚至质量要比过去标准更高。3大剧场里用“小剧场标准”在现场观众总人数不能超过剧场座位30%的情况下,观众少了,台下的反馈会不一样,如何让观众的感受更直接?导演在表演上做出了必要的调整,甚至参照了“小剧场”的标准。首先在第一幕上加快了节奏,唐烨反观过去多数作品的第一幕,因铺垫人物关系与交待故事背景等传统创作手法,使得整体节奏变得枯燥和沉闷,而今年的《洋麻将》再登台,濮存昕和龚丽君两位已经对角色驾轻就熟,告别了六年前首演时“生怕节奏过快而表现不出老年人的状态”的顾虑,所以加快第一幕的建议很快在三人间达成共识。除了节奏调整,唐烨也进行了细节上的诸多微调。她觉得观众是“铁粉”,非常熟悉她的导演方式和两位主演的表演,现阶段观众再回剧场应该想看到不一样的地方。“毕竟我们每一年彼此无论是对待生与死,还是处事的态度都会有所改变。”这一次她更加注重细节,她要求演员能像在小剧场表演那样,去放大过去在大剧场表演时被忽略的人物细节,女主性格上也做了更进一步的挖掘。4剧场须知观众非常熟悉的北京人艺“剧场须知”的原声,由唐烨录制播送。一位人艺的老观众在演出现场对唐烨说,当她的声音一出来,自己眼泪便流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总之大幕拉开,视线早已模糊。能见到久违的观众,唐烨非常开心,虽然很多观众她都不认识,但每个人看到唐烨都会主动打招呼,她也热情地予以反馈,就像“家人”。年岁大的老观众,还会拉着她的手说,自己是打了很久电话才买到《洋麻将》的票,这些点点滴滴都令唐烨感动不已。5濮存昕的“川菜”剧本唐烨透露,濮存昕现在使用的《洋麻将》剧本依然是六年前的首演版本,上面早已是满满的标注,内容是他自己及导演多年来对于塑造剧中人物的调整与要求。《洋麻将》里,一向儒雅英俊的濮存昕把自己装扮成了脾气暴躁易怒的老人,因此濮存昕在剧本中的多处情绪点上,画了两个或三个小辣椒代表情绪的把握尺度,他自己笑称,“我的剧本更像是一个川菜的菜谱。”引得唐烨与龚丽君在现场忍俊不禁。6特别的“观众”作为北京人艺每部作品首场演出之后的惯例,话剧《洋麻将》剧组也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功活动。第二场演出时,濮存昕的母亲已93岁高龄的贾铨女士也亲临现场,观看了整场表演,唐烨很感动:“老太太这么大的年纪,演出中全程戴着口罩,为不给剧院添麻烦也坚持实名制观看演出,结束后更是在家人的陪同下走到后台与自己谈了她的观后感,非常令人敬佩。”7不一样的谢幕当天,在严格执行30%上座率的前提下,能容纳990人的首都剧场只卖出了200多张演出票。首演开场前,濮存昕曾找到唐烨担心地询问,“要是现场观众没有反馈,我该怎么演?”没想到的是,谢幕时,身处观众席的唐烨在现场所听到观众叫好声与掌声,丝毫不像身处在只有200多人的剧场,大幕拉上后,唐烨发现竟没有一个观众起立退场,大家都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期待演员还能返场,这个场面在平日演出中不曾见。8严格的后台作为特殊时期的工作,为保证演员的防疫安全,北京人艺在后台每个化妆间、走廊及公共区域,都配备了75%医用酒精消毒纸巾和消毒洗手液。出入后台的所有工作人员在工作过程中全程严格要求佩戴口罩,尤其“服化道”这些与演员需要频繁接触的演职人员,更是需要严格遵守这项规定。“在之前排练时,我也要求自己与场记员全程佩戴口罩,尽量能给演员营造出一个安心的排练环境。”唐烨表示,绝不能因为一些小的疏忽,再让观众失去看戏的机会。从现在30%的上座率提升到50%,期盼着不久的将来整个行业彻底恢复。"采写/新京报记者刘臻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多个社区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垃圾分类本报记者王天淇修订后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已正式实施3个多月。目前,本市不少社区采用引入第三方公司的方式开展垃圾分类。记者了解到,这些第三方公司通过派驻垃圾分类指导员每天8小时桶前值守帮助居民分类投放、开发小程序提供可回收物、大件垃圾上门收取服务等方式,为社区提供了一套更为规范、专业、精细的垃圾分类管理模式。下一步,本市将出台鼓励政策,引导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垃圾分类。专业公司配专业设备

    早上7点刚过,东城区崇外街道崇西小区6号楼楼下,居民李阿姨拎着两袋垃圾出了单元门,还没等走到垃圾桶跟前,值守在这里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林本杰就迎了上去。“您把垃圾给我吧,我帮您扔。”“不用,自己来,这新机器我也会使了!”李阿姨笑着朝林本杰摆了摆手。林本杰身后,是一组带铁皮外壳的密闭式垃圾箱。只见李阿姨站在垃圾箱前一抬手,厨余垃圾桶的投放口自动开启,李阿姨将手中的厨余垃圾袋整个扔了进去。“这就不用管了,到里头自己就会破袋儿。”李阿姨话音刚落,记者就听到厨余垃圾箱的投放口里传出“咔嚓——咔嚓——”声,反复三次,持续了10秒左右的时间,声音就停了。林本杰告诉记者:“这就代表已经破袋完毕,厨余垃圾进了底下的绿桶,垃圾袋进了边上的其他垃圾桶。”垃圾箱能自动破袋?记者了解到,这台新型智能垃圾分类投放设备又叫“厨余垃圾袋智能分离机器人”。每个铁皮箱内部摆放有塑料垃圾桶,在厨余垃圾投放口内还有一个由两块锯齿状铁板咬合在一起的装置,靠近其他垃圾箱的一边还有一个从顶部伸下来的机械抓手。当厨余垃圾袋进入投放口后,机械抓手会自动抓住袋子顶端,撕破垃圾袋,厨余垃圾直接落入下方的厨余垃圾桶,垃圾袋投到边上的其他垃圾桶内。“这个机器最好的就是不用自己破袋,省得汤汤水水溅一身。”李阿姨说。据崇外街道崇西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李佳航介绍,崇西社区是本市首批用上厨余垃圾破袋机器人的社区之一。她告诉记者,崇西社区的垃圾分类工作是由政府购买服务的第三方公司北京智铭永泰科技有限公司配合物业公司一同负责,除了引进破袋机器人,第三方公司还聘请了专职垃圾分类指导员,每天上下午各4小时值守在垃圾桶站前,指导居民垃圾分类。“现在社区的厨余垃圾分出率能达到20%左右,正确投放率几乎可以达到100%。”李佳航说。“一键呼叫”上门服务昌平区城北街道金隅万科城小区里,几位居民抱着纸箱、拎着装有瓶瓶罐罐的大袋子排在一辆封闭的电动三轮回收车后,回收员谢师傅正忙着给大家称重、扫码、返积分。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垃圾分类工作是由一家专门从事再生资源回收的第三方公司北京爱分类科技有限公司联合物业公司共同开展的。“市里提倡‘两桶一袋’分类方式,我们给每户居民都发了一个容量40公斤的大袋子,专门用来收集可回收物。”北京爱分类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源鸿表示,居民家中的可回收物攒到一定数量之后,通过关注“爱分类”微信公众号,使用预约上门功能,回收员会直接上门收取,称重之后换取“环保金”,每1公斤可回收物可换取0.8元的环保金,环保金不光能用于社区内的超市、便利店、理发店购物消费,还能在“京东”购物。打开“爱分类”预约上门小程序,记者还发现,不光可回收物,大件家电、大件家具、装修垃圾等最让居民头疼的垃圾也可以上门回收。徐源鸿告诉记者,金隅万科城小区的4446户居民中已有3603户完成了小程序注册,注册率为81.04%。截止到8月12日,回收员上门收集签收可回收物20381单,共计262316.11公斤,“这些可回收物经过我们后续的细化、分拣,基本都资源化利用了,就相当于从其他垃圾中减量出来了。”各部门将出台鼓励政策记者了解到,目前本市不少社区都采用了引入第三方公司的方式开展垃圾分类。例如,东城区东花市街道、天坛街道等多个街道引入了“绿猫”垃圾分类,朝阳区双井街道、西城区天桥街道、回天地区等多地的居住小区均引入了再生资源智能回收柜等垃圾分类新模式、新装置。这些第三方公司大多有着多年从事垃圾分类的经验,他们的加入为社区提供了一套更为规范、专业的管理方法,助力垃圾分类精细化水平的提升和居民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下一步,根据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相关内容,本市城市管理委、财政局、发改委等多部门还将出台鼓励政策,引导更多社会资本因地制宜参与垃圾分类,探索更加科学、多样的管理模式。北京高校对“超期”学生发逾期警告本报讯(记者任敏)本月初,南方医科大学“11名博士生将被退学”的消息引起关注。据了解,北京交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多所北京高校也向部分学生发出“逾期警告”,提醒研究生在规定的最长修业年限内完成学业,否则将有退学风险。前不久,北京交通大学研究生院发出“关于全面清理超期研究生学籍的通知”,该校将根据研究生管理相关规定的要求,全面清理超过最长修业年限研究生学籍的相关工作。该校土建学院研究生科发出通知,拟对2名“超期”的在职专业学位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北交大经管学院也发出通知,59名博士生因超过全日制博士(含本科毕业生直接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根据个人已完成学业进展及成果情况,对相关学生的学籍管理作出分类处理。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前不久发出“关于超基本学制研究生申请审核工作的通知”,该校超基本学制的全日制非定向博士研究生(含强军计划及少数民族骨干计划博士研究生)根据具体情况分为A、B、C三类;超基本学制的定向委培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非全日制研究生等在自己能够解决住宿的前提下允许申请至2021年春季毕业,超基本学制期间不进行分类评价;综合考虑疫情影响及研究生实际培养进度,经研究决定,于2020年夏季达到超长学制但不能于夏季批次截止时间(6月28日)前答辩、毕业的研究生,则最长可以申请延期至2021年春季批次答辩、毕业。

    8月3日,中国传媒大学召开研究生教育会议,决定推进博士生和专硕生基本学制改革,自2021级起,将博士生基本学制由3年改为4年,最长有效修业年限由8年改为6年;专硕生基本学制统一为两年,最长有效修业年限统一为4年。最强降雨补充地下水2.23亿方本报讯(记者叶晓彦骆倩雯)昨天上午,汛期以来最强降雨结束。本次强降雨为河湖水系带来了充沛水量,全市降水总量为11.16亿方,形成水资源量3.44亿方,0.15亿方雨水进入水库。从12日11时至13日8时,全市平均降雨量69.4毫米,城区平均92.8毫米,为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也是今年以来首次区域性暴雨过程,最大雨量达156.7毫米,出现在昌平沙河水库。据市水务局统计,全市降水总量为11.16亿方,形成水资源量3.44亿方,其中地表水1.21亿方,地下水2.23亿方。截至昨天6时,全市大中型水库蓄水29.23亿方,比12日8时增加0.15亿方。密云水库蓄水量超22.67亿方,比12日8时增加0.12亿方。在这场强降雨中,本市各流域降雨相对平稳。其中,密云流域56毫米、官厅流域14毫米、永定河流域47毫米、北运河流域86毫米、潮白河流域78毫米、大清河流域79毫米、蓟运河流域43毫米。雨前,水务部门已为主要河道、城市河湖腾出槽蓄空间860万方,各河段水势运行平稳,水库运行正常,水库水位均在汛限水位以下。前天14时30分左右,城市河湖分别实施了西蓄、南分洪调度措施。潮白河各闸坝按要求降至汛限水位以下,北运河提前降低河道水位。截至昨天3时,清河沈家坟闸下泄最大流量达434方/秒;通惠河高碑店闸下泄最大流量达276方/秒;凉水河分洪道闸下泄最大流量达52.83方/秒;大红门闸下泄最大流量达367.28方/秒。各河段水势运行平稳,全市85座大中小型水库均在汛限水位以下运行。据了解,此次降雨过后,全市入汛以来的累计降雨量达289.5毫米,较常年同期(316.4毫米)略偏少,比去年同期(247.3毫米)偏多17.1%。全市今年以来累计降雨量404.4毫米,超过常年同期(394.3毫米),比去年同期(348.8毫米)偏多15.9%。相关新闻植物园樱桃沟现“飞瀑流泉”本报讯(记者叶晓彦)经过今年汛期最强降雨的“洗礼”,北京植物园收获2万方雨水滋润,樱桃沟还呈现出“飞瀑流泉”景观。昨天,在樱桃沟景区内,山瀑飞溅、流水潺潺,丰沛的雨水自山石沟渠间缓缓而下,特别是水源头、水杉亭瀑布及水杉林沿线区域,呈现一片“飞瀑流泉”的自然景象,优美壮观。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因为强降雨的光临,让樱桃沟的优美水景得以再现。除了“收获”美景,北京植物园还因为这场降雨蓄存了不少雨水。自2002年开始,公园启动了雨洪收集工程,山上流下的雨水汇聚到主排水沟之后拦截下来,在枯水季节用于植物灌溉。另外,公园还利用河滩地在原有的水库、河道、小型人工湖基础上进行蓄水工程建设,修建出多个人工湖,主要用于蓄积樱桃沟和碧云寺等沟谷汇集的雨水。仅昨天一场大雨,北京植物园便收集了2万余方水。本报记者吴镝摄

    “海底捞”告“河底捞”商标侵权败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力申梦芸实习生金玲近日,“海底捞”状告“河底捞”商标侵权一事登上热搜,“海底捞”“河底捞”,这算不算侵权呢?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8月12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原告海底捞的诉讼请求,认为河底捞并未侵犯海底捞的商标权。消息一公布,立即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脑洞大开称,“江底捞、湖底捞、锅里捞,已在路上了。”真的可以像网友调侃的那样取名注册商标吗?别着急,先听听律师、专家怎么说。法院判决不构成商标侵权8月13日,“海底捞”状告“河底捞”商标侵权一事登上热搜。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检索发现,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此案中,海底捞认为,河底捞餐馆使用的“河底捞”标识与海底捞公司核准注册的“海底捞”商标近似,构成在相同服务上使用近似商标,侵犯了“海底捞”商标专用权,要求河底捞餐馆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等。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认为,文字商标是否近似,一般要结合音、形、意等方面综合认定。“河底捞”标识与“海底捞”商标虽都有“底捞”二字,但在文字整体字形方面,两者存在一定差异;读音方面,“河”与“海”无论是按普通话读法还是按湖南本地方言读法,均无任何相似性;河底捞餐馆店铺牌匾与海底捞火锅店铺牌匾在构图、颜色等方面没有相似性,且其整体结构、立体形状、颜色组合均无相似性;海底捞旗下所有店铺经营菜谱全是川菜系列火锅,河底捞经营的是典型湘菜等,故河底捞餐馆不构成对海底捞公司的注册商标“海底捞”的商标权的侵犯。最终,驳回了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对话河底捞“我们卖的是湘菜”“河底捞”餐馆于2018年9月20日核准登记,经营范围为中餐服务。8月13日,记者联系上了“河底捞家常菜”老板王先生。谈到涉及商标侵权一事,王先生说:“我们跟海底捞是两码事,提供的菜品和服务都不同,我们是做湘菜的。”为何取名“河底捞”呢?王先生说,他的餐馆主打河鲜,“当初去注册商标时,事先想好的名字都已被注册了,一口气试了50多个名字,碰巧发现‘河底捞’还没被注册,于是就定了这个名字。”

    专家观点商标侵权要看是否造成“概念混淆”并从中获利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唐大杰表示,就文字商标而言是否近似,一般需要结合音、形、意等方面综合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也就是说,判断商标是否侵权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是否对群众认知造成“概念混淆”,从中获利。针对网友的热议,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纪师俊律师表示,类似井底捞、湖底捞、锅底捞等名字是否侵权,不光要从名字的发音来认定,更要从商标的整体形象以及商标所使用的商品种类上综合考量。

    “全国最深地铁站”在哪儿?当然是重庆的红土地站,深达31层楼!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罗惟巍实习生李茂佳谭智杰

    寻找成渝文旅新地标,自然挡不住每个人的“好奇心”。说起8D魔幻城市重庆的魔幻,这些年让世界人民惊掉下巴的莫过于轻轨穿楼——轨道交通2号线李子坝车站。这是地面上的神奇,深藏于地下的神奇,就要数轨道交通10号线红土地站了。因为这里是一个换乘车站,6号线与10号线在这里交汇,它的最大埋深达94.467米,相当于31层楼的高度!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