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担保工作室帮您维权提现

12年专注于被黑提款服务,提供独家被黑提款方法,【先出款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无任何前期费用】,独家藏分技术,出款快,费率低。

             
                                                                                                                                                                  扫一扫加微信

特色

  • 出黑历史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这项2010年修正《国家赔偿法》增设的制度,给国内冤案赔偿曾带来巨大振奋。2010年,被关押4019天的赵作海,获得国家赔偿及生活补贴65万元。而三年之后,被关押3596天的张氏叔侄,每人获得110万余元国家赔偿。这中间的主要差异,即是开设了精神损害抚慰金制度。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在2010~2013年间的冤案国赔中,不少国家赔偿机关,对于“什么情形构成严重后果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支付多少合适”,曾有争议。

    但2014年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14号以下简称“14号文”),基本确定了精神损害赔偿的“35%原则”。

    该“14号文”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精神损害事实和严重后果的具体情况;侵权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方式等具体情节;罪名、刑罚的轻重;纠错的环节及过程;赔偿请求人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平均生活水平;赔偿义务机关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其他应当考虑的因素。同时,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

    不少专家学者曾为精神抚慰金制度的设置欢呼,但随后的实践发现,35%的比例还是过低。一些冤案中,赔偿机关甚至以“不能超过35%”为由,支付30%甚至更低的赔偿金。

    安徽五周杀人案中,周继坤的精神损害赔按人身自由赔偿金35%支付;江西李锦莲案的精神损害赔付略高,但也仅44%。这些知名的平反者此前均申请了远超最终赔偿决定数倍的金额,如李锦莲原申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万元,是最终赔偿的22倍多。

    李锦莲认为,除了自己在侦查阶段被“吊腊肉”“打撞钟”等刑讯逼供,妻子陈春香被以盘问留置名义非法关押在横岭乡政府3天多,导致她不堪凌辱非正常死亡;年仅7岁儿子连续两晚被诱供和逼供,留下了永久性心理;因近20年持续伸冤,女儿至今未婚未育,这些都加重他的精神伤痛。

    但江西高院引用上述“14号文”第七条,称综合考虑本案中李锦莲被错误定罪量刑、刑罚执行给其生活造成的影响及本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支持90万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其2000万的索赔金额,“没有法律依据”。

    实际上,在多名国赔代理律师看来,法院支付高于35%自由赔偿金的精神抚慰金,“并不需

联系我们

如果您被黑,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